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封面人物
张聪:探索儿童心灵成长的密码——对话吉林省优秀班主任刘慧
  时间:2018-04-16   作者:张聪  

 2018年第四期封面_副本.jpg

简介:

刘慧,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教师,中学高级教师,担任小学班主任26年。

刘老师在长期关注儿童心灵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探索出“心灵对话”的教育模式。她在日常的班级生活中不放弃每一个教育契机,随时随地倾听孩子们的话语,记录孩子们的行动,用智慧和艺术与孩子进行心与心的沟通、情感与情感的碰撞。她不仅引导孩子,还关注孩子背后的家庭,引导家长也成为推动孩子心灵成长的重要力量。她所教学生均体现出开朗阳光、积极向上、乐于学习、团结友爱、思维活跃、责任感强等特点,所带班级均被评为各级优秀班集体。

 

刘老师曾被评为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吉林省教书育人楷模,吉林省优秀班主任,吉林省语文骨干教师。

 

 

心灵映射出儿童成长的轨迹,镌刻着儿童追寻真善美的人生梦想。作为小学班主任,何以理解儿童心灵的本质内涵以及重要价值?如何切实推动儿童的心灵成长?对此,我们与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吉林省优秀班主任刘慧老师进行了对话。

张聪:刘老师,您好!很高兴有机会与您探讨儿童心灵成长的有关问题。作为一名班主任,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儿童的心灵成长问题?

刘慧:谢谢您的提问。如果真的要从时间节点上追问我对于儿童心灵成长的早期接触,恐怕要从19917月来到东北师大附小开始算起。那时的师大附小已经汇聚了一大批优秀的小学教育工作者,有着对青年教师“传帮带”的光荣传统。从入校工作的第一天开始,那些优秀的教师就不断引导我走进儿童的心灵世界,观察儿童的心灵成长,努力成为儿童的心灵对话者。

张聪:大家都知道,儿童的成长有很多不同的方面,班主任对于儿童的引导也是多维度的。然而,您在班级叙事中经常使用“心灵”这个词,您如何看待儿童心灵的成长?

刘慧:我长期从事小学班集体建设,十分注意儿童在很多方面的进步。然而,我认为,班主任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要给予儿童正确价值观的引领,能够让儿童主动认识真善美,反对假丑恶。而儿童积极、向上的心态,豁达、开朗的心胸,澄明、宽广的心境,都与儿童心灵的成长密不可分。因为儿童期是人心灵成长的关键时期,也是对外部世界充满好奇、渴望知识的重要时期。例如,在集体中受欢迎的孩子,一般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精神面貌?根据我的经验,那些具有阳光般的心灵,能够勇敢地迎接生活、学习挑战的孩子更受大家欢迎。我记得有一句话“失败是成功之母”,而我更多的感觉应该是“成功是成功之母”。为什么呢?如果一个孩子在集体中,他总也不能被同伴认可,不能被老师认同,不能被集体所接受,时间长了,他怎么能跟小伙伴建立良好的交往?我们何谈要求他有积极向上、阳光般的心态?从这个角度看,关注儿童的心灵成长具有特殊的生命意义。

张聪:您说得很好。既然“成功是成功之母”,那么我们就要不断地去创设各种情境,引导儿童体验成功,获得成功,而这也是儿童心灵成长的重要过程。

刘慧:一定是这样的。其实每一个孩子都有他自己的优长。我们班现在是四十五个人,这个孩子电脑厉害,那个孩子学习成绩好,有的孩子跑步快,有的孩子歌声动听,那我们的教育为什么非要专门以学习成绩来论英雄呢?人生是两万五千里长征,而绝不是速跑的百米赛。我们无法在小学给孩子一个明确的定位,因为他的心灵始终处于成长之中。有的小学老师说,某个孩子以后不行了,我觉得这是十分可悲、荒谬甚至恐怖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位班主任恐怕没有真正地走进儿童的心灵深处,与儿童开展有意义的对话。

在当前的教育体制下,初中和高中必然有繁重的学习压力,而小学这个阶段恰恰又是为孩子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打基础的一个阶段,包括孩子内心的丰富、自尊心的形成、自信心的建立等,都是在小学阶段打下基础的,我们要帮助孩子完善和充实。

张聪:心灵成长对于儿童来说,确实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么,在儿童心灵成长的过程中,您是如何做的呢?

刘慧:在从事小学班主任的二十余年时间里,我逐渐探索出“心灵对话”的教育模式。小学班主任理应和学生进行长时段的对话,但“心灵对话”更侧重师生之间友朋式的心灵沟通。现在,有些年轻的小学班主任偶尔会对学生发脾气,对学生大喊。但是,我基本上没有对学生发过火。这并不是说我个人的脾气比别人都好,而是因为我觉得发火是没有用的。作为一名小学班主任,我们要用自己的教育智慧去影响学生的心灵,用教育艺术去感染学生的心灵。这才是一名教育工作者最应该做的。

张聪:您为什么会想到采用“心灵对话”的方式来引导儿童成长呢?

刘慧:其实,最初我并没有想到“心灵对话”这个词。在长期观察儿童心理状态、化解儿童心理危机的过程中,我发现“对话”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尤其对于新时期的儿童,更能发挥十分重要的教育功能。我们要看到,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我们的教育对象发生了改变,再用老办法解决儿童成长中的问题,是绝对不灵的。在硬办法不行、新办法不明的情况下,班主任就要探索如何解决当下孩子心理问题的可行性途径。在探索中,我发现,过去的很多办法,例如以分数来衡量儿童的成长、以是否听话来比较儿童的个体差异,这样的教育方式和评价方式都对儿童成长缺乏一种人性化的关照,绝不适合新时期的儿童成长。

同时,不仅儿童本身发生了变化,而且其背后的家长也发生了变化,他们的需求也与之前完全不同。原来的家长告诉班主任,要多锻炼孩子,不听话甚至可以打几下。那时的家长的需求侧重于儿童在学业水平上的提升,儿童也更多地按照家长、老师的要求去完成学业,儿童的心灵成长始终是被动的,甚至是驯顺的。但是,现在的家长对于儿童成长的渴望已经不再是“听话”了,而是更加关注儿童的身心健康、全面发展。我注意到,每当放学时,家长见到孩子后,都是先拥抱,然后问的第一个问题很多都是:“宝宝,你快乐吗?”“宝宝,老师今天表扬你没有?”……显然,时代变了,家长对于儿童是否“快乐”、是否获得表扬的追问,成为一种新的需求。从学业成绩转向身心愉悦,家长需求的这种转变意味着我们的教育也要随之发生变化。而对于“快乐”“表扬”的追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心灵上的获得感和满足感。如果班主任的教育方法不发生改变,那么就难以适应新时期儿童成长的需要。

张聪:可以看出,您的教育方法是与时俱进的。那么,您是如何获取家长和孩子的需求呢?

刘慧:我有一个工作习惯,每接手一个新的班级,我都会尽可能在前两个月把所有的家长走访一遍。因为我要了解每个家庭对于儿童成长的不同需求,每个孩子所处的家庭教育情况。如果老师做的工作家长不认同,家长做的事情老师也不认同,那么双方都会处于尴尬的境地。班主任为孩子好,家长知不知道?你付出的这些努力是不是家长需要的?在长期带班的实践过程中,我接触了很多不同类型的家庭,对于儿童早期心灵成长的家庭氛围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后,我才开始有的放矢地去开展心灵对话。例如,一个学生的家庭,总是因为孩子写作业而产生矛盾,孩子的心灵也在持续性的家庭冲突中受到伤害。我想作业是检验、巩固学生学习的一种方式,通过作业能看到学生学习的效果,学生需要及时完成作业,但如果因为写作业问题让家里出现不和谐的声音,是不是可以改变学生写作业的时间和地点呢?我把这个想法和学生沟通,并建议学生充分利用在学校的时间完成作业,回到家后和爸爸妈妈一起分享当天的学习收获,学生十分赞同我的意见。我想,我所做的事情不仅仅针对孩子本身,而且还对他的家庭产生了重要影响,并为学生的心灵成长创设了间接的环境。当前的儿童,拥有太多来自家长的关爱,但孩子却无处安放自己的爱,释放自己的爱,班主任的工作就需要激活儿童心灵深处的爱,引导他们形成爱祖国、爱集体、爱父母、爱他人、爱自己的道德观念。

张聪:您说得很有道理。在少子化的时代里,家庭是儿童心灵成长的最初空间,与家长开展有意义的沟通、实现有效的家校衔接,对于儿童的心灵成长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那么,您如何理解家长对儿童的这种多元化的需求?

刘慧:我曾经做过一个初步的调查,在东北师大附小,大约有一半的家长对孩子的学习有着非常高的要求,这些家长希望孩子的学习特别优秀。还有大约一半的家长更关注孩子日常行为习惯的养成,分数多少并不重要,这些家长并没有给孩子报更多的课外辅导班,却带着孩子发展个性特长,积极做公益活动。还有一部分家长要求为孩子出国做准备,提高孩子的国际理解能力和环境适应能力。当然,在了解每个家长对孩子成长不同的需求之后,我会有针对性地对孩子进行教育,关注他们的心灵成长与家长需求之间的差距,思考作为班主任的我如何进一步提升孩子对于自身现状的感知、对于未来成长的准备。例如,我现在所带的班级中,很多家长特别关注孩子的科技素养,非常支持孩子参加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最近,5位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前往北京参赛,很多家长自愿陪同前往,甘当团队的志愿者。最终,5位同学不负众望,取得了非常好的名次,在全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而这背后,正是孩子的心灵不断获得充实、丰富的过程。赛前,他们不仅要每天晚上和老师一起进行创作、研发,而且还要锲而不舍地追求心灵深处对于作品的要求、对于自身成长的要求。在长期的付出之后,巨大的回报满足了儿童心灵成长所需的成就感,也让我看到了家庭因素在推动儿童心灵成长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价值。

张聪:这样看来,在您引导孩子心灵成长的过程当中,不仅引导孩子,还引导孩子背后的家庭因素,所以很多家长也受到了教育。心灵对话,其实是您与儿童的心灵世界、生活世界的对话。这种对话,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谈话和交流,也不是一种相对固定的模式,可能就是在我们日常的班级生活中所形成的一种心与心的沟通、情感与情感的碰撞。

刘慧:您总结得很好。我确实是这样设计与学生的“心灵对话”的。就在班级日常生活中,我不放弃每一个最佳的教育契机,随时随地倾听孩子们的话语,记录孩子们的行动,想办法开展有价值的“心灵对话”。例如,班里有两个学生闹别扭,我不会声色俱厉地去训斥他们,而是将他们单独叫到办公室来交流,因为我要给他们足够的自尊心。然后,我会将这件事编成故事讲给学生们听,最后问大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同学不发生矛盾?有没有更好的解决策略达到彼此的双赢?……我想,这样的情境故事,不仅能够让学生以他者的身份看待此时此刻正发生在身边的事,进而引导学生学会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来面对生活中所出现的人际关系摩擦等,而且也能让更多的学生受到心灵的震撼。20079月初,法国萨科奇总统在中小学开学之日,写了长达32页的《致教育者的一封信》。他认为“教育是困难的,经常需要重新开始才能达及目的,但决不要气馁,要坚持不懈。每个儿童都有等待开发的潜力,每个儿童都有一种等待发展的智慧形式。我们需要寻找和理解这些潜力和智慧形式。正如对儿童的要求那样,教育也是对教育者本身的要求”。我想,“心灵对话”不仅是对每一个儿童的心灵成长负责,而且也是对全体儿童所形成的一种整体性的教育。

张聪:您所开展的“心灵对话”是一种师生间的对话,那么您如何看待儿童之间的这种同伴对话呢?

刘慧:老师对学生的引领固然重要,但是他们更在乎同伴的看法,而且越是高年级的学生,越在乎同伴对他的认可。尤其到了初中,“老师喜欢我但同伴不喜欢我”——他不认同,他要在同伴中形成话语权。儿童的成长不是单一的,而是生活在一定的同伴群体中。他们之间的对话实际上更具有生命、成长的意义,如果班主任不能以有效的方式引导儿童开展对话,那么很多负能量就会出现在儿童的心灵之中。我观察了一些处于集体边缘的学生。他们长期处于集体的边缘,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其本身的性格问题;另一方面则是他在集体中的交往存在问题。但凡存在抑郁症、情感障碍等心理方面问题的学生,其实他在集体中都没有被同伴认可;而越是始终生活在集体的边缘,越容易出现心理阴影,甚至逐渐成为心理不健康的人。所以,在解决学生问题的过程中,我格外注重班级学生心灵的成长。根据心理学研究,不管成人出现什么样的心理障碍,都可以追溯到他的一个不快乐的童年。所以,我觉得作为一名小学班主任,我们应该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去发现问题,帮助孩子解决问题,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让他们在小学期间就形成开朗的性格、健康的心态。

张聪:那么,哪些儿童更能影响、带动其他同学的心灵成长呢?

刘慧:我认为,在班集体中,班长一般情商比较高,心胸豁达,工作能力强。据我的调查发现,这样的孩子一般成长于商人或公务员的家庭。这可能与孩子从小的见识、视野有关,孩子的思维不被固化,灵活程度更高一些,解决问题的智慧更多一些,更有毅力面对各种风险的考验。作为班主任,我要充分发挥班干部在全班的带动作用,通过班级活动推动更多的学生融入班级生活,逐渐形成开朗、活泼的性格,健康、积极的心态。而我也给自己定下一个理想的教育目标——让每一个人在集体中都能过有尊严的生活。例如,在社区公益活动中,我让班长组织同学们先做活动设计,看看根据班级同学们的情况能为社区做些什么。班长会积极与大家沟通,一起研究制定较为详细的方案,例如充分发挥学生们在绘画、器乐表演等方面的特长,为老年公寓的老人们表演节目等。活动结束后,班长会组织大家讨论收获、交流体会。这既增强了学生们对社会的认识,传承了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同时又以班长的领导能力、组织能力影响和带动了其他同学的共同成长。

张聪:学生之间的相互影响,对于心灵的成长具有更重要的意义。而这背后,恰恰是您作为班主任所做的这种发现、引领、点亮的过程。

刘慧:其实我做得还远远不够。在我们班,除了那些常规的班长、体育委员、学习委员等,我还设置了为班级各项活动出谋划策的智囊团、为同学身心健康服务的阳光心理社团、传播国际国内大事的时政社团等不同主题的社团,将每个孩子都吸纳进来,让学生在班集体中有所担当,并通过担当来实现对自身价值的体现以及收获成功的感受。让孩子在班集体中学会共处、共事、共享,为学生的心灵成长搭建一个社会性交往的载体。凡是学生在班集体中取得了进步,我都会在全班面前表扬。其实,我常常是用放大镜看孩子的优点,为他的可能成长形成积极的心理暗示。

张聪:现在看来,“心灵对话”不仅对儿童的心灵成长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且也对您作为班主任的专业成长产生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刘慧:的确如此。担任小学班主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我总是不断地反思自身是否真正地引导了儿童成长,是否真正地为儿童一生奠基。每到已经毕业的学生聚会的时候,我总是十分欣慰地看到,我曾经教过的学生都在各自的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他们现在的人生总是有着童年时的影子。我相信,“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我的家人看我太累,经常劝我放弃小学班主任一线工作,转到行政或者研究工作。我的90后的儿子也多次表示,难以理解我在小学班主任工作岗位上坚持了26年。然而,我真的很喜欢做小学班主任,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很多远在美国、日本等地的学生,即便身在他乡,仍没有忘记我这个小学班主任。我想,这就是小学阶段心灵教育带给人的幸福,也是我作为小学班主任的幸福。

张聪:从您的教育经验来看,儿童的心灵成长就是一颗种子,它的发芽、开花和结果是在他们日后的人生道路上。每个人的心灵都有一个密码,只有解开这个密码,他的心灵才会成长、成熟。您坚守小学班主任工作26年,其实始终都在探索儿童成长的密码,叩响儿童成长的心灵之门。您是儿童成长真正的引路人!感谢您为儿童心灵成长的倾情付出,也感谢您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多宝贵的教育经验。谢谢!

访谈手记:

在访谈的三个多小时里,刘慧老师始终面带笑容,娓娓道来。窗外的阳光斜射进来,让访谈室充满了温暖,也让摄像机清晰地记录下了刘老师脸上所洋溢的青春的活力。在摄像机面前,26年的风风雨雨源源不断地从刘老师的话语中被重新唤醒,形成一幅壮阔的教育诗篇。每当说起自己的班级,刘老师是那样自信、阳光;每当谈到曾经教过的学生,她又是那样幸福而甜蜜。小学教育名家霍懋征曾经说过,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对学生发过火,从没有丢下过一个学生。我想说,刘老师也在无形中履行着这样的育人风格。作为访谈者、研究者,我总是想沿着事先拟定好的提纲去引导刘老师,然而刘老师总是说着说着就“离题万里”了。本着研究伦理,我始终没有打断刘老师,让她能够更多地畅所欲言,尽情发挥。于是,刘老师带给我的是更多的话题、更多的故事,以及更精彩的育人案例……我突然明白了,刘老师26年的班主任故事都是交织在一起的,她的育人过程是复杂、琐碎而走心的,她的生命已经同她的班集体建设、同她的学生融为一体了……她的话语没有固定的主题,但她确实有自己表达的逻辑,那就是如何更好地成为学生成长的引路人!

 

(作者系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

【责任编辑:赵敏霞】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