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丨邓景秀:陪伴你们成长,只为让你们的世界和我们一样
——自闭症学生一至六年级教育策略
  时间:2018-06-19   作者:邓景秀  

 2018年第七期封面(单)_副本.jpg

简介

邓景秀,广东省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生活语文教师,担任自闭症班级班主任11年。

邓老师是国家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从事自闭症教育13年。她遵循自闭症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注重学生潜能开发,在自闭症班级进行蒙台梭利教育方法的实验,所带学生在交流沟通方面有显著进步。邓老师是学校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曾主持多项省市级自闭症儿童教育课题。

 

邓老师曾被评为深圳市优秀教师,并获第十届全国新媒体新技术比赛一等奖、全国新技术个性化教学成果一等奖、广东省首届特殊教育学校班主任专业能力大赛特等奖和最佳风采奖、第二届广东省启智学校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教学一等奖等荣誉。

 

这是一个有着特别表现和特殊需求的群体——自闭症儿童,人们喜欢把他们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多数时候,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万籁俱静的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看得见,摸不着。多年的带班经验让我明白:理解、接纳、支持、帮助、引导这些孩子成长发展的各种法宝,都不外乎“等待”二字。如果说,我们的班级真的有些与众不同的话,那就是和伙伴们一起去体验、去品尝、去实践了“等待”。

六年的时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我奋笔疾书,记录每个孩子的成长日记,于无形中,我们拧成一股力量,朝着更蓬勃的方向不断前进。在小学低年级,我主要培养孩子们的行为习惯——从最初的常规习惯养成,到熟悉班级同学和老师,建立足够安全的生活环境,到最后与普通孩子和睦相处,一步步走下来,孩子们有了更多的共情,有了更多我们稍作点拨便可绽放的潜能。小学高年级则进入系统的结构化整合模式——结合校本课程、特色课程和兴趣课程,综合跨学科知识和技能,全面开发孩子们的言语沟通、逻辑思维、感知运动等多领域能力,在此基础上开展家校共育,促进家校、师生共同体发展,让孩子们学会独立生存的本领。

一、一至三年级关键词:构建、合作、践行

(一)蹒跚起步一年级

孩子们入学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满教室乱跑乱跳、动作怪异、表情淡漠,偶尔会突然冲过来使劲儿拽着你的手咬一口,抑或是趴在地上不肯起来、哭闹不休。

而家长们因为长时间的求医问药,内心早已满目疮痍,经过漫长的惊恐、拒绝和茫然无助,现在孩子终于有学可上了,有了老师的管教,家长们一时间得到了解脱,对孩子在校情况漠不关心,从不主动询问,有些甚至拒绝和老师沟通。

一年级,我们不仅要帮助孩子养成常规习惯,甚至是落实最简单的上课要坐下的要求,还需要影响家长和我们一起努力,并且相信坚持的力量。

坚持以进行性评价导行。为了让家长每天都能看到孩子们的进步,收获教育的信心,也为了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和行为习惯,我在班上全面推行“课评”,请科任老师在黑板上反馈每个学生上课的真实情况,然后综合一天的情况进行日评。

刚开始学生对这些表格很淡漠,但只要有一个孩子能明白,这种制度就要坚持。第一天,只有锋锋明白,耐心地对照自己一天的表现,请老师做出评价和奖励。慢慢地,我引导每个孩子都走到日评表前,按照表格内容来对照自己一天的表现。因为每个孩子认知程度不同,所以奖励的方式也不一样。有些需要及时表扬,就让他在当天兑换礼品;有些可以延迟满足,就引导他去追逐更高的目标。自从有了日评表后,文聪在学习上的进步最大,而锋锋的表现最让人吃惊,其他孩子都会直接兑换喜欢吃的零食或者小玩具,而他却要积攒到学期末兑换大礼包。看到他懂得约束自己,有自己的努力目标,我的心里有了更大的动力。

探索处方式诊疗纠偏。相比于普通儿童,自闭症儿童每一个良好习惯、优秀品质的形成,都需要经历长期、反复的坚持,只有每一位老师行动起来,全时空、全方位地关照孩子,孩子才有可能一点点改变。

我和团队的老师们一起,细心观察、记录各科教学过程中学生的状态,找出较为普遍的问题,比如玩手指、喃喃自语、摇晃桌椅、无端哭闹等,进行诊断分析,然后通过表格的形式(见表1)列出有效解决方案。

学生行为与状态记录、诊断与矫正          1

邓景秀1_副本.jpg 

(二)鹅行鸭步二年级

自闭症儿童主动交往意识薄弱,情感和社交障碍也是他们最难突破的地方。二年级时,我们将眼光投向了孩子们排队、问候、洗手、就餐等各种师生之间、生生之间互动的日常生活。

我和老师们约定,在任何环境中主动和每个学生打招呼,微笑问好,礼貌道别,用自身的行为方式让学生耳濡目染。

我专门设计了“树立榜样—情感互动”榜样处方,把语言好和表达有困难的孩子安排成同桌,课间引导两个孩子一起拍气球;每天安排一组学生做值日生;班会课让孩子相互叫名字传球……慢慢地,我们班出现了普通孩子之间才拥有的自由嬉戏和关心互助等现象。

课间操一结束,小坚就牵着洋洋去散步。一下课,小锋就会说:“子铭,我带你去上厕所。”一个周四,喜洋边哭边说“星期五,回家”,原来小家伙想家了。我带他走到日历前告诉他:“明天星期五,妈妈明天来接你。”这时,文聪走过来对喜洋说:“妈妈明天来接你,别哭。我爱你!

根据学生的特征和表达方式,我设计了一份学生自我评价表(见表2)。

学生自我评价表                         2

邓景秀2_副本.jpg 

家长们也惊喜地向我反映,孩子每周都用新词汇与家人交流,常常让家人喜出望外。家长微信群里不再只是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家长们逐渐向我靠拢,询问和分享越来越多,慢慢地也正面接受自己拥有一个自闭症孩子的事实,并参与到教育中来。家长的评价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设计了家庭周评表(见表3),一方面要让家长学会用正确的方式与学生沟通,另一方面可以更为准确地掌握学生在家里的生活情况。  

家庭周评表                            3

邓景秀3_副本.jpg 

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关怀别人、合理的善良,是儿童集体生活应有的气氛。”看来,“树立榜样—情感互动”榜样处方也是打开自闭症孩子封闭心灵的金钥匙,能有效地引领自闭症孩子学会与人交际,与世界共处。

(三)闲庭信步三年级

三年级下学期开始,班级有了微妙的变化,我想用“正常化”这个词来形容这种变化。因为当初那些大喊大叫、随地打滚的小家伙,此时已能静下来写字、画画了,课堂井然有序,课间活动丰富多彩。但是,由于自闭症孩子的特殊性,他们的交际圈子特别狭小,于是,我组织他们和同龄的普通学校孩子一起开展活动。学生们很开心,虽然他们能交流的语言不超过三句,但是在教室外、校园外的每一次交流,对他们都弥足珍贵。

每周一早上,玲和她爸爸都来得特别早,爸爸为的就是能和老师交流孩子的情况,然后赶回去上班。那一天,我来到教室,看到他们父女已经在教室里了。我跟往常一样大声地说:“玲,早上好!”突然,玲也大声说:“玲,早上好!”我和她爸爸都呆愣在原地。几年了,她对我的问候无动于衷,今天居然开口仿说句子。听到玲的问候,我赶紧对她爸爸使眼色。爸爸立刻领会我的意思,大声对我说:“邓老师,早上好!”我又回头微笑地看着玲,她躲闪着我的目光,低着头小声说:“邓老师,早上好!”我害怕自己过于激动惊吓到她,便一边掩饰自己的情绪,一边慢慢走过去拍着她的肩膀半蹲下来,对她说:“玲,早上好!”她爸爸要走时,我又灵机一动站在玲身边对着她爸爸的方向挥手说:“爸爸,再见!”玲也学着我的样子对爸爸挥手说:“爸爸,再见!”我的记忆定格在这个美好的早晨,因为我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搂着女儿抽泣不止。我顿时很庆幸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

二、四至六年级关键词:整合、个性、重建

(一)蜗行牛步四年级

一至三年级,我以规范孩子们的生活和行为为主线,为孩子们的表达、沟通、情感、学习、社会生活打下基础;四至六年级的重点是建设班级文化,我以“尊重自闭症儿童,遵从自闭症儿童自然发展的规律”为出发点,将我校的九大课程体系与蒙台梭利教学法进行整合(见表4),融汇跨学科的知识,进行多元化的综合教学活动。

蒙台梭利教学法与自闭症教育的整合式课程    4

 邓景秀4_副本.jpg

核心课程主题教学。如果说这些年我对自闭症教育最大的感悟是什么,那就是给予学生所需要的。学生需要解决什么问题,老师就帮助学生搭建通往解决该问题的阶梯,引领学生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触摸、去发现。

以核心课程“深圳是我家”为例,老师创设环境,以教室地板为平面绘制深圳地图,每个学生根据自己所居住的地理位置说出“我家在××区”,然后在该区域标注出自己家的家庭住址、标志性建筑物,依次扩展到旅游和交通,学生在老师的启发和指导下将深圳地图根植于心。这个主题的教育目的是为让自闭症学生能在独自外出的情况下找到家打下基础。

特色课程绘本教学。前期的重点是培养孩子们良好的阅读习惯,以听故事、读绘本等形式为主,将阅读习惯向家庭渗透延伸;中期,在理解绘本内容后尝试让孩子们画绘本、做绘本,加深他们对故事情节的理解,促进亲子交流,调动手、眼、脑、口等多种感官的参与;后期延伸到绘本扮演活动,组织孩子们进行表演与展示,为他们提供充足的创编空间,让他们切身感受绘本故事。

以《小种子,要长大》为例,这篇绘本是以本班学生为原型的原创绘本,从读绘本到演绘本,学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从开始的不能言语,需要老师旁白,到最后能独自对话并外出与普通学校学生一起参加中国童话节演出,并获得银奖,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开创性的历史。学生们在排练的过程中懂得了与人合作、对话、控制情绪等,不得不说绘本教学是整合课程中较为成功的特色课程。

(二)迈开大步五年级

五年级,我们主要通过开展班级特色文化建设活动和主题班会,促进家校、师生共同体发展。

特色活动促进家校共同体发展。自闭症学生进入少年期,身体已经开始发育,但是心理依然缺乏自觉性和主动性,依赖性仍占主导,身心发展无法同步,游离在独立的半幼稚半成熟交错的矛盾状态。这段时期,家长更加关注学生们的生活自理和独立生存能力以及社会适应能力。于是,我们邀请家长参与到教学中来,要求家长配合老师,形成教育合力,促进共同进步。

我们共设计了8个活动主题(见表5、表6),上下学期各4个,两个学期的主题活动相互对应,遵循“初步感知—深入探究—回归生活—自我提升”原则,层层递进并延伸,促使孩子们为自己的人生代言。

五年级上学期特色主题活动                 5

邓景秀5_副本.jpg 

五年级下学期特色主题活动                 6

 邓景秀6_副本.jpg

个性化教学促进师生共同体发展。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都带了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才能,只要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和一支能做记录的笔,就一定会发现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小锋二年级时从老家的普通学校转入我班,有一定的语言理解能力,但是无法控制情绪,行为问题多,喜欢自言自语,一不如意就开始脱衣服、滚地板等,每天大喊大叫:“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上课对着老师吐口水,下楼梯时动手去推行动能力稍差的同学。即便是这样,我们依然不放弃,除了每天坚持记录外,还坚持对他进行正面引导教育,只强调事情的正确做法,并请他按照正确的表达方式复述和操作。在坚持分析其行为的过程中,也在不断通过操作蒙氏教具去发现他的兴趣点。直到五年级上学期的一个下午,我拿起地理区的砂质地球仪跟学生们讲解我们生活的地球是由陆地和水组成的。突然,我发现他游离、焦躁的眼神慢慢聚焦在了我手中的地球仪上。发现这一点后,我立刻设计相应的课程,从七大洲到四大洋,再到每个洲有多少个国家,每个国家的首都、国旗、国花,再到每个国家的饮食习惯、风土人情和文化特点等,并在地理区准备相应的教学环境。如今,他不仅能看着国旗说出很多国家的名称,还能动手画出一幅幅漂亮精准的地图。

小锋只是这些孩子的一个代表,我们还有音乐小天才,听一遍就能完整哼唱歌谱;还有花式篮球手和街舞高手……

花有花的光彩,叶有叶的荣耀,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去建构适合他们成长的环境,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在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的过程中,只要努力,记忆的长河里就一定会留下我们的思想,印下我们的足迹。

(三)阔步向前六年级

小学高年级注重基础知识的巩固、社交礼仪的培养,这些都离不开家校之间的默契合作。而“你好,暑假”活动正是一种家庭式的教育实践,需要自闭症孩子和家庭成员共同完成,是一种真实的生态化实践项目。

暑期时间较长,也是家庭和学校教育的一个空白区。在前期调研中,我了解了孩子们每个暑假的生活状况以及家长们的期望和担忧,然后便以“你好,暑假”这一活动为载体,充分调动孩子和家长的积极性,以生活必备的“一日三餐”为干预内容,经过长达两个月的反复练习和实践,不仅促进了亲子交流,更收获了满满的感动。

独家定制,打造良好开端。为了使学生们在活动中尽可能地收获和成长,我们先开展了家长问卷调查,了解学生在家情况。然后,根据问卷调查结果和班级学生情况,制定更为详细的暑假活动方案,包括知识积累篇、操作技能篇、艺术创想篇、环境整理篇、礼仪互动篇、管理分配篇等。

小步子、多进程,细化活动内容。在活动中,我们精心布置任务,以周为单位将复杂任务拆分细化,变成小步骤:洗菜—择菜—去皮—切菜—炒菜、餐前礼仪(盛饭、摆放餐具)—用餐礼仪—餐后礼仪(离座问好)。多进程的任务一方面可以促进学生的成长,同时也能增强家长的自我效能感,改进家长的教育观念和教育方法。

阶段性咨询讨论。由于家长们第一次尝试让学生走进生活,不免有众多的担心和困惑:我该如何做?他能行吗?他该怎么做?我该怎么教他做?对此,在家校之间的相互信任与支持下,老师借用微信和QQ等平台进行交流提醒和督促,及时解答家长提出的问题,并细化方案。家长们最初的问题和担心一箩筐,可渐渐地他们开始与学生一起有条理地完成任务,甚至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做其他的日常工作。除了答疑外,老师们在活动中每天收集学生照片、视频,进行归类和筛选,综合学生工作进度表等资料,进行整理与分析。结合资料评估学生的技能掌握程度,实施下一步计划并制定短期工作项目,使家长和学生更加明确工作和内容,然后有的放矢地进行。

暑期收官,农家乐实践体验。经过一个假期的家校合作,9月开学伊始,家长、师生齐聚一堂,学生们展示了自己的暑假成长,为小学时光做了一场完美收官。孩子们摘菜、洗菜、切菜、炒菜……不疾不徐,从容不迫,娴熟的技术和脸上洋溢的自信的微笑,像极了灿烂绽放的花朵。

在方案实施过程中,学生、家长、老师,都在发生着变化:

老师:从面向全体到个性化指导的变化。老师可以有的放矢地以班级全面教育为基础,根据学生不同的发展程度,进行个性化差异指导;可以根据反馈的实时信息,及时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对家长、学生分别进行个性化引导,解除家长困惑。

学生:从被动到主动的变化。学生们的行为问题在逐渐消失,已经会独立地完成餐前准备工作。在前期调研中,我发现学生的很多“能力”在家庭中被大人一一“替代”,这时候,他们大多数的行为问题就会依次出现。通过这次“你好,暑假”活动,学生不仅学习掌握了择菜、洗菜、削皮以及炒菜等技能,还学会了整理餐桌、根据人数拿碗筷、呼喊家人就餐等生活技能和社交互动方式。

家庭:从看护到全员参与的变化。在“你好,暑假”活动中,任务被具体分配到学生的整个家庭成员。家长们由简单的看护——满足孩子各种要求,发展到在微信中反馈学生的学习进程,最后根据任务主动找老师咨询和沟通。结合老师的专业技能、自闭症学生的学习特点和自闭症家庭的生活习惯来制定“餐桌上的幸福时光”设计方案,并有序地深入实施,帮助学生在参与家庭活动的过程中,逐渐成为可以为家人服务的人。家长们深深地被“你好,暑假”活动所吸引,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运用所学知识,如社交、技能、数学、语言等,全部都水到渠成般自然,真正实现了家校合作与班级教育的核心目标。

对于“来自星星的孩子”来说,世界是另一种颜色,而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他们的世界和我们一样,有欢笑,有泪水,有牵挂,有依恋。

回首这诸多美好瞬间,我在想:这些日子何尝不是诗一首、画一幅,抑或艳艳芳华一束、晶莹露珠一颗?且让它化作一汪清流,涓涓流向远方,直到大地与星空相接,绝地迸跃光芒……岂不更美?

(邓景秀 广东省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 518112

【责任编辑:杨丙涛】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