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智慧
教育,要敢于言败!
  时间:2017-03-06   作者:赵成昌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产生怀疑,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可以肯定地说,违背客观规律,无限夸大教育的作用,更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这无异于自欺欺人。一个自欺欺人的人,在荣耀的光环背后,内心总是虚弱的,就像不停地在吹一个气球,终究会爆炸,危害到自身。

 

而我们的一些教育工作者似乎还感觉不到这种危害,依然陶醉在“万能教育”的虚荣之中,似乎在他的教育生涯中从来就不曾遇到什么困惑和无奈。典型的是在写教育理论文章或谈工作经验时,总是洋洋洒洒、夸夸其谈,举出某某学生怎么怎么坏,但在他(她)的几句话或几件事的感召下,立马就变得怎么怎么好,就好比神医下凡,无论你怎样病入膏肓,都能药到病除、起死回生。时下流行甚广的一句话就是:“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很多老师在这句话的威逼下,从不敢言教育失败,因为都怕被说成是“教不好”的老师。

 

其实,略有点头脑的人就会考虑到,教育不可能是“万能”的。孟子厉害吧,是历朝历代供奉为“圣人”级别的人;他在相互攻伐的战国年代,周游列国,竭力宣传“王道”,反对“霸道”,可结果又如何呢?天下还不照样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应该说,孟子就是一个典型的教育失败者。他留给我们的,除了依附于躯壳之上的一些空洞的思想外,还能有多少实在的意义?当时的人就看出了这一点,把“王之不智”归咎于孟子辅导不力。聪明的孟子在这一点上也无能为力,但他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举下棋为例,说下棋高手弈秋同时教两个人下棋,“其一专心致志”,而另一个“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想着如何张弓搭箭去射击,“虽与之学,弗若之矣”。可这能怪弈秋不是吗?孟子这番辩解,恰恰证明这样一个事实:教育之功能也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时候。

 

这个事实,我想一般的教育工作者尤其是一些长期脱离教育实践的专家学者所不愿意接受的,但只要冷静地想想,客观存在的东西,你不承认也不行。教育是人为色彩极浓厚的一种教化活动,说到底,是外在强求的东西。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观点,教育者与被教育者是事物发展的一对矛盾,教育者显然是事物发展的外部矛盾,可称为事物发展的外因,被教育者显然是事物发展的内部矛盾,可称为事物发展的内因。

 

内因和外因的辨证关系是: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据,是第一位的原因;外因是事物发展的条件,是第二位的原因;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如果过分强调外在教育作用,显然是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哲学在这方面打了个非常形象贴切的比喻:鸡蛋能孵化出小鸡,而石头再怎么也不会孵化出小鸡的。我们在教育实践中,遇到“石头”一样的教育对象还少吗?且不说那些天生智商有问题的学生,就是那些愚顽不化、惰性十足的学生也着实让我们头疼。

 

我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学生:他中考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我校录取,分在我班上。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他有很多“毛病”:娇气,不论老师还是同学,都不能说他一个“不”字;任性,无视校规校纪,上课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粗心,常常丢三落四,忘这忘那;习惯坏,喜欢磨夜工早上不起床;自私,处处只想着自己,从不关心他人和集体。我使出浑身解数,采取各种教育方式,但收效甚微,最多好几天,旧病又复发。

 

后来了解到:他是几代单传,加上自小聪慧,因而在家里一直娇生惯养。根据这种情况,我请来他母亲“陪读”,希望共同改掉他的毛病。可是,他晚上要看录像,母亲不放心提出一道去,他一气几天不上学;上晚自习,我轻声告诉他:“你母亲打电话来,要你今晚别到同学家睡。”他背着书包就跑回去找母亲“算账”。三年了,我都没能治好他的毛病,他最终以无法挽回的成绩回归社会。回到社会之后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按现今学校通用的评价标准,我在他身上的教育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如果从众的话,我也不会轻言这次失败。之所以在此对“教育万能”说表达我的悖论,也实在是为自己的心灵减负。我以为,不尊重客观事实,昧着本来面目干工作,无疑是在作茧自缚。我承认学校教育有其重要的作用,但它在一个人的发展过程中,毕竟是外在因素,属第二位,影响是有限度的。一个教育工作者,如果不承认这一点的话,那肯定会自寻压力和烦恼;一个国家或社会,如果不承认这一点的话,那肯定会做许多无用功,劳民伤财。

 

举两个事例为证,一个是我从报上看到的,说这些年,我们的国人有钱了,纷纷出国旅游,但他们所表现出的不文明举止让外国人瞠目结舌:随地吐痰、大声喧哗、乱扔乱踏。另一个是我最近耳闻目睹的,来自喀麦隆的黑人青年跟我校学生搞了一次“互动”活动,他教我们的学生英语,我们的学生教他汉语,当我们的学生教他“我爱中国”时,他连连说“NONO,我爱喀麦隆!”

 

第一件事,难道是我们的国人所受的文明教育少了吗?当然不是。第二件事,难道是黑人青年比我们所受的爱国主义教育多了吗?当然也不是。我想,有些个人情感的东西是无须教育的;有些社会义务的东西,法律制度比说教更有效。

栏目:教育多棱镜

作者:赵成昌 安徽省无为襄安中学 238341

班主任杂志

ID:banzhurenzazhishe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班主任》杂志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