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智慧
“面对欺凌,不要做帮凶!”
——对校园欺凌问题的反思
  时间:2018-04-26   作者:  

         这个故事已经好几年了,始终无法淡忘。如今校园欺凌事件日益受到关注,我把这件事写出来,希望提醒自己和老师们,不要忘记和忽略那些被欺凌的孩子,请关注和爱护他们,因为你可能会影响他们一生。

那年接初一新班,班里有个智力残障学生小Z,智力水平相当于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上课完全听不懂,作业基本不做。想到开学初他母亲对我说的话——“孩子是不会读书的,只是让他来坐坐”,我也开始忽略他了。

愤怒的纸条——“我要杀了王××!”

没过多久,我发现班里以小W为首的几个调皮学生经常挖苦嘲笑小Z,小Z在愤怒中写下的“我讨厌×××!”“我要杀了王××!”的字条也被好事的学生拿到我面前,我严肃批评了欺负他的学生,也对小Z进行了安抚。但是我发现,他在讲述同学欺负他的情形时,虽然言语条理不甚清晰,可是他紧握的拳头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愤怒。结合那些骇人的文字,我及时联系了他的家长。他母亲到校后批评了小Z,说不能把在家里的一套拿到学校里,威胁他再这样就不让他上学了。

于是我追问小Z在家是怎样的,她叹口气说,从小脑子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总是被人笑话,生气了就要打人,在家还要砸东西。然后又无奈而辛酸地诉说当初因为难产使孩子缺氧时间过长导致智障的痛苦经历。同样已为人母的我顿时沉默了。我于心不忍,觉得孩子其实很可怜:没有真正的朋友,父母言语中甚至觉得他是一个负担,心里虽然爱他但是没有能力很好地教他如何与他人相处。

这次谈话没能解决根本问题——改变他和他的家庭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只能寻找其他方法。我先找到小W,推心置腹地和他谈话,他表示以后会注意。我又细心观察小Z周围的同学,发现体育委员很细心,是个“暖男”。我让他和小Z同桌,一来以他的威势足以震慑住其他人对小Z的言语刺激,二来借助他的细心随时留意小Z的动态,有反常情形及时汇报给我。

书包里惊现菜刀——“我就是生气了。”

日子似乎平静了一些,小Z和暖男相处得很愉快。他经常笑着,我甚至觉得他变得和正常孩子一样了,课上他还会自己抄抄课文写写字。然而,好景不长,小W又一次不经意间犯了“嘴瘾”,惹怒了小Z。暖男及时汇报给我。我立刻批评和安抚兼施,小W低头接受了批评,小Z也点头接受了道歉。事情似乎解决了。

然而第二天的早读课结束时,体育委员惊慌地拿了一包用报纸裹着的物件进了办公室,说:“沈老师,我在小Z书包里发现了这个。”我打开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那是一把家用的切肉菜刀。看来事情很严重了,我不得不拿着菜刀,带上小Z一起去了德育处。

德育处对小Z进行了批评教育,小Z对于自己犯错的严重性有些始料未及,只是恨恨诉说昨晚回家后想起小W又欺负他、笑话他,自己很生气,就去厨房拿了把刀。“拿刀要干嘛?”我问。“不干嘛。我就是生气了。”“知道刀是做什么用的吗?”“切菜。”“还可以干嘛?”他看着我,一副思考而未得的表情。见他说不出所以然来,德育处就知道他不是正常的学生,状况又严重,于是叫来了他的母亲。她来了之后,德育处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和家长直接对话。而我趁机回到教室,我有很多话要对全班学生说。

迟来的教育——“面对欺凌,不要做帮凶!”

因为班级里主要是小W喜欢欺负他,其他人最多只是旁观,我便从来没有在全班面前明确说过不能欺负小Z这样的特殊孩子,因为怕说得太明白他会介意。但是现在,看着全班,我慎重而严肃地说起这件事情。

我先让学生回忆一下对于小Z的印象。学生们对他没什么坏印象,他总是傻傻地看着别人在说笑,你对他好的时候他会对你笑,你对他有恶意他会生气,也会骂人。

“是的,”我说,“他是一个很简单的孩子。因为他思虑单纯,我们只要给他最简单的关心和爱护,他就会很满足。可是我们做了什么?”孩子们沉默了。

“这样的孩子无论在哪个家庭,对于父母都是心中永远的痛,也是一辈子无法回避的责任。我们不能给予他们具体的帮助,但最起码不要给别人的伤口撒盐,这是一种善良。小Z在成长过程中饱受讥讽的言语、嘲笑的目光甚至肢体的欺凌,我们未必是直接伤害他的那个,但是当有人挖苦取笑他的时候,有多少同学是在看热闹?你们有谁真正阻止规劝过?我们的旁观和冷漠也是对他间接的伤害。直接的伤害和间接的伤害堆积起来,小Z才会对周围的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愤恨。带着菜刀进学校,这是对同学怀着多么深刻的仇恨啊!直接欺负小Z的同学固然可恶,然而冷漠围观的我们也是间接的帮凶!试想,如果在他被人欺负的时候,但凡有一名同学站出来阻止,为他说句话,我想小Z会很感激那位同学,也会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他的仇恨就不会那么强烈。因此,小Z的仇恨心理,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全班沉默不语。

我继续说道:“希望你们记住:对待身边有不足的人,如果实在不能给予关爱,至少给予最起码的尊重;不能发自内心地尊重,最其码给予他一丝理解;实在理解不了,最起码保留一份你的善良。人总是生活在不同的集体之中,互相体谅,互相包容才能成就美好与和谐的世界。”

永远的遗憾——“我要上学,我要来学校!”

再次回到德育处时,谈话已经结束。我把刀交给他母亲带回去,临走她又恐吓小Z:“下次再不听话就不让你上学了!”小Z立刻说:“不要!我要上学,我要来学校!”说完,他又握紧了拳头。我心中叹口气,说:“那以后就要听话,好不好?不能做危险的事情,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老师,老师不会再让同学伤害你,你也不能伤害别的同学。可以吗?”他再次握紧了手,用力点了点头。

往后的日子,班级同学都在周记里深刻反思自己的不足,在与同学的相处中注意收敛自己的情绪,注意说话的方式和语气,避免对同学造成伤害,整个班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良好风气。

然而十天之后,小Z突然不来上学了。我和他母亲联系,她有些语焉不详,大概是怕他迟早会闯出大祸,所以就让他辍学了,言下之意是已经在家里闯了“小祸”了。我又询问德育处得知,其实他在校时间已经满了9年,他已经16周岁了。“这个孩子迟早会惹祸的,现在你可以轻松一点儿了。”德育处老师说。是的,我似乎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那一刻我丝毫轻松不起来,内心满满的都是惆怅和遗憾。

反思——“用离开的方式能真正解决这类问题吗?”

我没有机会再接触他,虽然小Z的离开,有他自己和家庭的原因,但是我们作为同学,作为老师,是他成长过程中的同伴,没有做到最好的自己,只能这样带着遗憾目送他离开。面对班级其他同学的团结融洽,我在欣慰之余,总有一丝失落,时不时地会想起小Z和他紧握的拳头。

这件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断反思自己:“小Z只有回家这一条路吗?家长的决定真的是对他最好的选择吗?在家里他会怎样呢?思维简单而又有暴力倾向的他,在无人引导关爱的情况下,又会怎样走完他的人生呢?表面上我们解决了一个可能引发严重暴力事件的源头,但是用离开的方式能真正解决这类问题吗?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教育,不应该回避问题,而应该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我想了很多,最后悔的是没有及早意识到他的困境,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教育欺负他的学生,也没能早一些营造友善互助、相亲相爱的班级氛围。真心希望所有像小Z一样的孩子不用再离开学校,可以留在他们并不舍得离开的教室,和周围同学一起,展开发自内心的纯真笑容。

(沈侠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胡埭中学 214161)责任编辑:陈秀娣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