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智慧
运用乐观解释方式,助学生战胜挫折
  时间:2018-05-28   作者:王世华  

        中学生正处在心理品质形成的关键期,也是学业任务繁重,面临中考、高考巨大压力的特殊时期。教师如果能引导学生在面临困难、挫折时,学会运用乐观的解释方式,不仅能帮助学生免受抑郁和焦虑的侵袭,而且能促进学生持久努力,收获学业成就和幸福感。

一、激发学生倾诉情绪情感,释放消极情绪

焦虑、抑郁、愤怒等消极情绪会窄化学生的“思维—行动”范畴,使学生把眼前的困难、挫折看成是持久的,个人难以改变的;也使学生思维僵化、封闭,难以接受不同观点。而教师询问、倾听、共情的话语却能激发学生倾诉情绪情感。倾诉能起到释放消极情绪,消解不合理信念,拓展“思维—行动”范畴的作用。所以教师要想改变学生悲观的解释风格,首先要调整学生的消极情绪。

一个初中时生病也要坚持上课的要强孩子,在升入高中后,因为无法适应名次、分数的巨大落差,开始断断续续地旷课。当她终于鼓足勇气来到学校时,老师却拉着她的手,关心、急迫地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能不能坚持每天来?”“你越不来不就越害怕嘛!”……教师为学生心急又难过,却不知她所说的话不仅没有雪中送炭,反倒是在撕开伤疤。学生没有感到温暖,反而多了一道心病——再到学校时如何面对老师的责问。

上述案例中,老师如果拉着学生的手,真诚地询问:“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跟老师说说你的感受、想法,好吗?”之后,老师再关心地倾听,感同身受地共情,学生的心就会打开一扇窗,情感、思想也会在师生间流动起来。

二、助学生积极重构问题,打破悲观解释方式

中学生正处于“半成熟、半幼稚”的时期。他们常以偏概全,夸大挫折、失败的范围和影响;自我评价也常陷入二元思维,顺利时认为自己全好、全能,受挫时认为自己全坏、全不能。在与他们交谈时,教师要帮助他们积极重构问题,打破他们头脑中的悲观解释方式,即认为挫折是持久存在的,个人是无能为力的灾难化预期。

教师要在倾听学生过程中,识别出学生是在什么时候遇到了困难,哪些方面感到无能为力,以及具体的情况,然后通过语言表达重构问题,将学生的困难置于时间中,将能力的局限性置于空间中,使之具体化。引导学生看到挫折、失败是局部的、暂时的,个人能力的不足是可以改变的,从而引导学生看到希望,增强学生对事态发展的控制感。当教师将学生的问题具体时空化后,实际上也是在帮助学生找回他们一直忽视的自身正面的成功经历,这也非常有益于学生增强自信。

一名学生进入高三后成绩忽好忽坏,心情也随之大起大落。当学生向老师诉说自己的无奈、焦急时,老师却认真地说:“成绩总波动是最要命的,怎么填志愿?是就高还是就低?尤其高考时你再波动到低谷,那可倒霉了!”教师意在警告学生问题的严重性,从而激励学生努力学习,但却强化了学生对自己问题绝对化的定性以及灾难化的预期,这如同在举步维艰的学生身上又加了一块重石。

在上述案例中,教师如果在倾听的基础上,这样积极重构学生问题:“成绩波动确实惹人心烦,但从你成绩波动的高点来看,你有一定实力,也很有发展潜力;从低点看,你在最近的期中考试中,主要是数学没考好,存在审题不清、掌握不熟练的问题。审题能力和熟练性是可以通过练习、总结不断提高的。”这样的乐观解释必然会让学生感到豁然开朗,行动有的放矢。

教师要善于将学生言语中的“总是”“不能”“没用”“没办法”等绝对化的词语换成或加上具体的时间、空间限制词。这看似文字游戏,但语言是思维的载体,不同的词语展现出或悲观或乐观的解释风格,也在塑造着不同的心灵。

三、肯定优势美德,与学生共同探索问题解决方案

当教师帮助学生重构问题,发现了何时何地存在着哪些困难和问题后,就要和学生共同探索如何解决问题,确定行动方案。教师要激励学生,使学生获得提升自我、解决问题的动力和行动方法,应从以下两方面着力:

1. 肯定、赞扬学生的优势美德

教育的目的是识别和培养学生的优势品质。当学生某些优秀品质在心灵深处不断增强、发展时,就成了他们改变自身弱点和抵抗生活中风暴的力量。所以教师需要在倾听和日常生活中发现学生的优势美德。

另外,学生是成长中的未成年人,他们的任何问题都隐含着积极因素,教师要在问题中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加以肯定和赞扬,然后再谈行动的着眼点,即如何换个角度审题、思考。而且学生的许多特点放在不同的情境中,就会有不同的定性,教师要在肯定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合理管理和运用。

比如,对于一个上课爱说话的学生,教师要肯定、引导他,说:“爱和同学说话是你的特点,很好,你要学会运用、管理这个特点,把它变成优势——会演讲、能广交朋友,上课时也能做到该说时积极说,不该说时不说。”学生相信自己有某些优秀品质,才有改变、前进的动力,才会乐观地思考,相信某种行为能解决某个问题、达到某个目标,相信自己能够做到那样。

当然,肯定、赞扬学生的积极品质并不是说不可以批评学生。批评也是教育的一种方式。但能激励学生的批评是批评学生的行为,比如“你这样想,少考虑了一个……因素,思路不对”“你上课随意说话不好”;而不是批评人格、品质,比如“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你缺乏自律”。而且,即使批评行为,次数也不宜过多。在一段时期内,批评一个行为至少要有肯定三种积极表现与之相配合。

2. 与学生一起探索行动方案

“上坡路和下坡路不是同一条路”。学生产生问题的过程和解决问题、获得激励的过程也不是同一路径。教师的精力不要放在究根溯源地寻找学生问题产生的原因,而要和学生一起积极探索行动方案。常用的语言和思维模式是:“现在,你觉得怎么做更好呢?”“你如何想和如何做,对自己最有利,也最有利于解决问题呢?”“为了改变现状,我们现在可以做些什么?”“有什么人、什么资源有助于你解决问题?”

教师在认同、肯定学生提出的良好行动方案的基础上,还可提出自己的建议,但要通过“你认为值得试试吗”“你觉得可行吗?有帮助吗”等句式,了解学生的接纳程度并促进学生做出行动承诺。教师在提出建议时,要着力促进学生行动的变化。

例如,有个学生觉得自己非常用功,每天学到半夜11点,可成绩还是难以提高。对这个学生,老师在提出建议时可以说:“你确实很努力,有毅力,应该坚持。但努力包括量和质两个方面,量就是投入必要的时间,质包括统筹规划、学习方法、劳逸结合的安排等,提高质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索、总结和调整的过程。你在……方面可以……改进一下。”这种建议既肯定学生已有的努力,又使学生确信自己的行动可以推动事情的发展,增强行动、改变的动力和信心。

四、与学生一起憧憬未来,进行积极预期

教师在结束和学生的交流时,要和学生一起憧憬美好未来,进行乐观预期。可用的句式有:“你觉得这样行动,会有什么收获和变化?”教师还可以明确地表达“谁也不能先知先觉地预测成功何时到来,但积极行动一定会推动事情的发展却是不变的真理。辛勤耕耘一定会有收获的”。

乐观的预期不是否定个人行动的价值,也不是脱离实际,盲目乐观,忽视成长中可能遇到的困难、挑战。它可以帮助学生建立“个人行动能推动事情发展”的信念,鼓励学生延迟满足,在目标未按预期达成时仍能积极行动,还能引导学生不断超越自我,敢于迎接新的挑战。

上述沟通模式能提升学生的自尊自信,帮助学生乐观地面对挫折,让学生在困难、挫折面前不放弃,更积极、持久地开展行动,从而拥有更快乐而有意义的学校生活。

(本文为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课题“中学生乐观认知行为技术训练(AFA12084)”阶段成果之一)

(王世华 北京市第八中学 100033

【责任编辑:杨丙涛】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