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师风采
田丽霞:梳情•析理•处事
  时间:2016-12-27   作者:田丽霞  

 

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程序,程序对了,结果才有可能正确,程序不对,结果不可能正确。做班主任,处理学生问题,也是如此。

 

在学校中,班主任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学校的各项要求要通过班主任落实,家长的不同诉求要通过班主任转达,任课教师和学生之间的问题需要班主任协助解决,当然,学生的教育管理更是班主任的“专利”。“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所有的任务向班主任汇聚,所有的矛盾向班主任集结,班主任很容易成为“怨府”。以至于有班主任自嘲是“权利不大责任大,工资不多事情多”的“陀螺”,是降妖除魔的孙悟空,是随时待命的消防员,是领导的传声筒,是家长的出气筒。对这些比喻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想说,班主任不要成为火药桶,也不要成为导火索,更不能成为引爆导火索的人;而要努力成为一个防爆专家,走对程序,处理好情、理、事三者的关系,做到先梳理情绪,再分析道理,最后处理事情。

 

为什么先处理情绪呢?因为情绪就是问题的导火索,它决定着问题的走向。情绪处理不好,道理就听不进去;道理听不进去,事情就不好解决。日常工作中,很多班主任没有意识到情绪的重要性,一事当前,不关注学生的情绪,只急于了结问题,其结果往往把小事闹大、大事闹炸,事与愿违,甚至使自己陷入被动状态

 

【举案明理一】

 

一天下午放学时,我走在教学楼一楼,突然听得楼上一阵争吵,接着是“哗啦”一声,一大摞书连同一个书包从三楼扔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女生愤怒的大喊声:“去死吧!”我问跑下来捡书的男生是怎么回事,他说:“没事,闹着玩呢。”上楼走进教室,那个愤怒的女生正在讲台上和另外两个男生大吵,看到我进来,便都不说话了。

 

我把她叫到办公室,她昂着头,涨红了脸,眼里充满了泪水,但却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看得出来,她情绪非常激动。我请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慢慢喝,并把陪她来的女生叫进办公室。我告诉她们:“不要走开,我去办点儿事,十分钟内肯定回来。”

 

【为什么我要走开呢?原因有二:一是她的情绪太激动了,就好比一锅水已经接近沸点,我要避开她情绪的沸点,给她一个自我冷却的时间;二是我不了解这个女生,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我要去了解情况,再做处理】

 

我又来到教室,那四个男生还在。经过询问得知,这四个男生和那个女生从幼儿园到小学都是同学,关系不错,号称铁哥们,平时经常开玩笑,都没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急了。四个男生有些紧张,请求我不要告诉班主任。我答应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平静了一些。

 

我说:“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吵架?”

 

“他们讨厌,每天给我起外号。”

 

“每天起外号,为什么今天不高兴了?”

 

“他们把我在幼儿园的外号告诉了班里的人,大家都在叫。”

 

“怎么想起幼儿园的外号了?谁先叫的?”

 

“班里办墙报,一个同学拿来我们在幼儿园演节目的照片,我在里面演‘狼外婆’,我不让他贴,他们就叫我‘狼外婆’。”

 

“对于一个女生,这个外号的确不好听。如果换了我,也会着急。”

 

大概因为得到了我的理解,她平静了很多,一直高昂着的头低下来了。

 

如果我们能够认同、理解、体会学生的感受,接纳他们的情绪,学生就比较容易平静下来。当然,理解和体会是不一样的,曾奇峰说“理解是在你疼痛的时候给你一颗止痛药,体会是陪着你一起疼痛,一起流泪。”作为教师,即使我们一时不能理解和体会学生的情绪,也要先认同接纳学生的情绪
    “你演狼外婆,那个同学演什么?”

 

“大灰狼。”

 

“他的外号就该是‘大灰狼’了?”

 

“是。”

 

“你叫他的外号了吗?”

 

“叫了。”

 

“你俩谁先叫的?”

 

“我先叫的。”

 

你先叫的?”

 

“他非要贴照片,我一生气就叫出来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说话了,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低下头不说话了。情绪稳定下来了。

 

【拨云见日。情绪的乌云散了,道理就变得很清晰】

 

“你叫人家外号,却不让人家叫你外号,这公平吗?”

 

“那倒是,可他不停地叫,我本来就不喜欢‘狼外婆’这个外号。”

 

“同学们之间出于好玩,起外号在所难免。《水浒传》中的英雄好汉哪个没有外号,什么及时雨、黑旋风、母夜叉、花和尚、浪里白条、托塔天王,这不都是外号嘛。你演狼外婆,大家就叫你狼外婆,说明你演得好,这是对你的肯定呀。你不喜欢,可以和他们好好说呀!你把书扔下来的时候,还真有几分狼外婆的感觉呢。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吧?”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点了点头。

 

【水到渠成。道理讲清楚了,事情就好解决了】

 

“你们几个从幼儿园、小学、初中就是同学,这份友谊多么宝贵呀,一定要好好珍惜。他们几个还在教室等你回家呢。你是和他们一刀两断,还是接受他们的道歉,和他们继续做朋友。”

 

“做朋友。”

 

我把几个男生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们:“长大了,要学会相互尊重,不能随便给人起外号,也不能随便叫别人的外号,尤其是女生。照片上有别人,张贴之前就要征求人家的意见。你们从幼儿园就在一起,大家相互了解,这应该成为友谊的基石,不应该成为相互揭短的证据,你愿意把小时候拖鼻涕、尿裤子的糗事都告诉大家吗?你们有共同的经历,也就有了共同的秘密,替朋友保守秘密也是一种成熟。”

 

几个学生都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相互道歉之后,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看着他们快乐的背影,我很高兴。一场看似激烈的冲突就这样轻松解决了。

 

【我能够如此轻松地解决问题,就因为我走对了程序,处里情绪——分析道理——解决问题】

 

【举案明理二】

 

课间,我正在办公室备课,电话响起来,是值班领导给我打来的。说我班小林同学和门卫争吵起来,值班领导批评他,他又和领导吵了起来,让我立刻到校门口去。

 

小林是个热心肠,讲义气、好冲动。平时为人极好,但是脾气上来谁都不认。有鉴于此,我没有立刻前往,而是请领导让小林接电话。电话中,我平静而亲切地对他说:“小林,这点事还用我去吗?赶紧回来,我在办公室等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想解释,我告诉他:“什么也不要说,赶紧上来。”

 

没有不可理喻的学生,只有失去理智的学生,当情绪的雾霾遮蔽了心灵的天空,任何道理都显得苍白无力。为什么我没有立刻赶到现场呢?我要错过他情绪的爆炸点

 

他满腔怒火地来到我办公室:“老师,我就出去买了一支笔,再回来门卫不让我进了。我怎么解释也不行,说不戴胸卡不让进校门。我就转到了北门,没想到他居然给北门的门卫打了电话,也不让我进,我说如果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会穿这么难看的校服吗?会理这么难看的头发吗?我会和你解释,受这样的气吗……”

 

从他愤怒的叙述中,我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小林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男生。他刚刚从外地转入,对学校的规章制度还不适应。不喜欢穿校服,不习惯戴胸卡,不适应食堂的饭菜和学校封闭式的管理。他的不良情绪一直在堆积,这件事仅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找到了症结就找到了方法,当务之急是先平复他的情绪。驱散情绪的阴霾,让他的心灵重现丽日晴空】

 

“你告诉他是哪个班的,让他记上名字不就行了?”

 

“我怕扣咱班的评估分,影响您的形象。”

 

“你这么热爱集体,维护班级荣誉和老师的形象,太感谢你了。”

 

他平静了一些。

 

教师接受学生的情绪,学生才能接受教师的意见

 

“你知道门卫为什么那么严格吗?”

 

“为了安全。”

 

“南门进不去,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出来接你;或者给同学打个电话,让他们把胸卡给你送出来,很简单的事情。你偏偏选择吵架,跟门卫吵完还和领导吵,结果怎么样?影响心情,影响学习,这回可真得扣咱班的评估分了。”

 

“老师,我错了。”

 

“错在哪里?”

 

“我没按要求带胸卡还和门卫顶撞。不服从管理。”

 

“对呀,这不是挺清楚吗?如果当时好好和人家说,哪会这么被动呀。你这不是分不清大小王嘛!”

 

他笑了:“老师,对不起,给您惹祸了。”

 

【面对一个理智的高中生,有什么道理讲不通呢】

 

 “惹祸的不是你,是你的暴脾气,是你的不良情绪。冲动是魔鬼,以后遇事要多动脑筋想办法,不要动不动就大喊大叫,挥拳相向。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大火气吗?因为你总是拿咱们学校和原来的学校进行比较,认为这里不如原来的学校自由,觉得处处受限制,对穿校服、理发、戴胸卡等规定都持排斥态度;你就像一个火药桶,一碰就炸,谁碰炸谁。作为男子汉,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选择来这所学校,就要接受这里的管理,努力适应环境。学校规定穿校服、戴胸卡,作为学生,你就要按要求做。这还是大王和小王的问题嘛……”

 

他笑了:“老师,我明白了,以后不会了。”

 

【道理讲清了,该处理问题了】

 

“既然想明白了,那今天这件事怎么办呢?”

 

“明天我去向他们承认错误。”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敢做敢当,才是男儿本色。”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学生是一个炸药包,情绪就是导火索,安全排爆的第一步是拆除导火索——梳理情绪,第二步是拆解爆炸装置——分析道理,第三步是处理炸药——彻底解决问题】

 

【举案明理三】

 

其实,不良情绪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成年人也很容易落入情绪的魔掌而浑然不知,不能自拔。

 

距高考不足一个月了,小英的情绪很糟糕,成绩下降,睡眠不足,总觉得小娟在说自己坏话,每次经过小娟身边都听到小娟在骂她。糟糕的情绪使她无法学习,只好请假回家。第二天,小英的父母来到学校,要求见小娟,说“要告诉小娟,不能这样对待同学,这样做人将来会吃大亏”。

 

班主任告诉家长:我们了解了情况,小娟说没骂,其他同学也没听见过。可能最近学习紧张,再加上两人以前有点儿矛盾,产生了误会,甚至是一种幻觉。家长认为班主任说的不对。

 

班主任希望两个学生当面谈谈,家长反对;班主任建议给小英换座位,家长也反对;班主任建议小英暂时回家住,家长和孩子多交流,也许心情会好一点,家长还是反对。家长反复说的一句话是:“凭什么我们受委屈?我们学不了,她也别想学!”

 

【家长显然被不良情绪控制了】

 

我告诉家长,你静下来考虑三个问题:孩子是来上学的,还是来生气的?是高考重要,还是赌气重要?小英和小娟到底哪一个是你的女儿……你的眼里只有小娟,没有女儿小英;你拼命想改变小娟,告诉她不要这么霸道,否则将来会吃亏;你根本没想过改变自己的女儿,你从来不告诉她这么脆弱将来会吃亏……

 

慢慢地,家长安静下来。点点头:“您说的有道理。”

 

【当家长情绪稳定下来,不再对抗和排斥的时候,我们讲的道理才能够进入她的接受区】

 

当然,班主任也要学会梳理自己的情绪,在工作中努力保持冷静和理智,争取按照梳情——析理——处事的程序去解决问题,使我们的工作效果越来越好,工作水平越来越高。

 

作者系河北省石家庄市第42中学语文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十佳班主任)

 

责任编辑:周芳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