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师风采
李镇西:班主任如何与学校领导和谐相处
  时间:2017-03-21   作者:李镇西  

        

这里的“学校领导”,指的是校长和主任,尤其是分管校长和德育处主任。在日常生活中,班主任主要是和他们打交道。

常常有年轻班主任给我写信,说他们的理想得不到领导的理解,他们的创新得不到学校的支持,问我有没有过这样的苦恼。我总是说:“一样的,一样的,我年轻时候也经历过这样的苦恼。”其实,从学校健康运行的角度说,班主任应该服从校长和主任的管理,不然每个班主任都各行其是,学校岂不乱套?但恰恰在这一点上,在很长时间里――从参加工作开始一直到九十年代中期的十多年里,我做得很不好。

比如春游。我特别喜欢带着孩子们到大自然去,我觉得离开了大自然,就不可能有真正完美的教育。所以,在我的班上,我曾经搞过许多郊游活动――有时候同时也是语文活动,我还把学生带到黄果树瀑布、云南石林、峨嵋金顶,甚至到原始森林探险。这必然有悖于学校管理规则。从校长的角度看,首先应该以安全为重,因此不主张带学生到野外搞活动;从我的角度看,关在校园内的是一种片面而畸形的教育。于是发生冲突便不可避免了。记得有一年,我周末准备带全班学生去青城山踏青,而且还打算在森林里住一夜。学校分管校长知道后劝我别去,我向他解释我为什么要去的理由,但校长依然不同意,我也毫不妥协。最后校长严厉地说:“学生在校外出了事你要负全部责任!”年轻气盛的我毫不客气地反击:“那你的意思是,学生在校内出了事,你负责?”后来,我还是固执地带着学生在山里住了一夜。回到学校,校长告知我,已经按规定将我当月的班主任津贴全部扣除。我表示服从,心想,以班主任津贴的代价就换来了一次带学生去青城山玩的机会,也值。

像这样的冲突不止一次,而我现在想起来也没有觉得我在道理上有多大错。只是现在的我能够理解校长的苦衷了。对于带学生出去活动,校长内心何尝不是和我一样的想法?但上面有规定,他也不得不遵守。如果这事放到现在,我会这样做:依然尽可能说服校长理解我并同意我的做法,并在安全方面采取更多必要的措施,比如多派几个老师和我一起带学生,而且还邀请一些家长协助管理,等等。

还有一次冲突是半期考试前,针对学生中愈演愈烈的作弊风,学校决定推出一项考试方式的“改革”──跨班、跨年级的“混班交叉考试”,即同一个教室里交叉混合坐着两个不同年级的学生。这种似乎行之有效的改革,一开始就受到我的质疑。我找到校长表明我的观点:“这是对学生的不信任!” 校长开始是循循善诱乃至苦口婆心地对我解释端正考风严肃考纪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但我偏偏据理力争:“不能因为极少数学生的作弊行为,而失去对绝大多数学生的信任。师生之间的信任,是最可宝贵的教育前提!”

说到最后,校长见我仍然想不通,便说:“想不通可以慢慢想,但行动上还得服从。”

我很认真地说:“不,我无法做我想不通的事。这次考试其他班分不分我管不着,但我班绝不分一个学生出去,我也不许其他班的学生到我班来!”

“你能保证你班绝对不会有一个学生作弊?”校长质问道。

我自豪地答道:“当然能!请校长去问问任课老师,我班是不是全年级考风最好的班级!”

校长也许不知道:我的班早就在平时单元考试时实行无监督考试了!

校长依然说:“那也不行!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就得服从学校大局!”

然而,在我固执的坚持下,那次半期考试我班硬是没有分出去一个学生――当其他班的学生一分为二参加“混半交叉考试”时,我班(也是全校唯一的一个班)全体学生整整齐齐地坐在自己的教室里完成考试!

也许是我平时工作态度还算端正,也许是我当时的语文教学成绩还算可以,也许是我的班主任工作还算突出,总之,事后校长居然没有追究我的“公然抗命”。我在意外之中不由得对校长的大度油然而生敬意。

这事如果放到现在我也不会那么固执。不是说我现在变得圆滑了,而是我现在更能从校长的角度思考问题。站在校长的角度看,当时的主要问题是遏制比较严重的作弊风,因此他必须“重拳出击”,采取一些比较严格的管理措施,尽可能根除作弊的可能。我班虽然考风很好,但不能因此作为例外而不服从学校统一的考试管理。我应该这样做:坦然地向学生说明学校这样做的原因,为了保护我班学生的荣誉感和自尊心,我将特别强调说明学校这样做并不是对我们班的同学不信任,然后服从学校的统一安排。

所以,凡事换位思考,也就是多站在校长角度想想,我就会减少许多冲动,也会避免许多莽撞。

前不久,某报记者为写我一篇通讯,专程去采访了我20年前的一位老校长,老校长提到我时总说:“那时候的李镇西,简直就像《亮剑》中的李云龙,让我又爱又怨。爱他工作热情高,富有创造性,成绩突出;怨他常常不听话,而且很固执。”

我庆幸我遇到了比较开明的校长,尽管我不太“听话”,但他们依然宽容我。有时候为了支持我,还对我的一些另类的管理方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记得当时学校对班主任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每天必须做到“五到场”,否则不但要通报批评当事人,而且还扣奖金。所谓“五到场”指的是早读到场、课间操到场、午休时间到场、读报课到场、自习课到场。而我一直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我认为,高明的班主任应该追求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如果一个班的学生能够在老师不在场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良好的风貌,那才是真正的优秀。所以,我一开始便培养学生的自律能力,通过一套具有可操性的管理办法,逐步让学生做到老师在场不在场一个样。于是,我并没有做到“五到场”,而是放手让学生管理。学校领导知道我在进行改革,便默认了我的“不到场”,而且既没有批评我也没有扣我的奖金。记得有一次校长私下还给我解释:“我们不能公开取消‘五到场’的规定,因为学校大多数班主任还做不到你那样。所以在公开场合,我们依然要强调‘五到场’,请你理解!”我当时非常感动,直说:“校长放心,我不会给学校丢脸的。”后来有个别班主任不服:“同样是班主任,凭什么李镇西可以不到场却要我们必须到场?”校长的回答很干脆:“如果你做到了李镇西那样,我也允许你不到场。”

这又引出我的一个观点:要想赢得校长的支持,关键是你要拿出成绩来。改革就意味着打擦边球,就是突破常规,如果一开始你就要求校长明确支持你,恐怕比较难。但是,如果你能够用良好的班风和突出的效果证明你的改革是正确的,那么,校长不但会支持你,而且会对你以后的改革给予更多的宽容。我班上曾有个学生成绩相当差,上课根本听不懂,又总是不安分,说话唱歌影响同学们上课,我便让他每堂课都抄精彩小说,于是,他上课安静了。然而,这样一来,科任老师们不答应了,说上课不听课居然抄小说,这算怎么回事儿?事情反映到校长那里,校长笑了笑,说:“人家李镇西嘛,在搞教育科研!”为什么校长对我这么宽容?那是因为我刚刚带毕业一届高三,无论班级管理还是高考成绩都十分突出,校长自然对我无限信任。所以现在我经常对一些年轻班主任说:“质量才是硬道理!拿出质量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在保持个性的同时服从大局,在勇于创新的同时增进理解,多站在校长角度想问题,尽量用出色的工作成绩说服校长并赢得校长最大限度的支持……这是多年班主任实践给予我的最大体会之一。我后来在班主任工作中的任何一项改革,都没有遇到过任何阻力,无论是校长还是主任,都成了我改革班级管理和教育的坚强后盾甚至有力助手。

责任编辑:周芳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