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推荐丨田丽霞:学生故意违纪的应对策略
  时间:2017-12-12   作者:田丽霞  

 

一般来说,学生偶尔违反纪律,老师们是能够包容理解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人哪有不犯错的?更何况成长中的孩子呢?”但是,让人不能理解、不能容忍的是,明知不对还要做,甚至屡教不改一错再错。对这些故意违纪的学生,老师该怎么办呢?我认为,拍案拂袖,不如携手同行。

 

表面看来,学生违纪有很多种,但其实认真归纳起来不外乎三种:

 

第一种,不知道不该做而做了,这属于无心之过,多数学生违纪属于此类;

 

第二种,知道是错的,自己也不想做,但却改不了,这属于无奈之过,这种错误也不少见;

 

第三种,知道是错的,也能够自控,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故意去做,这属于有意之过,日常教学中,这种明知故犯的人少之又少。可是很多老师的情绪很容易被“明知故犯”的个别人所掌控,以至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豆塞耳,不闻雷霆”,每天盯着个别违纪学生,甚至因此而草木皆兵迁怒于整体,觉得所有学生都不可爱了,连教育工作都不美好了。怎么办呢?

 

我个人认为,遇到故意违纪的学生,老师要沉着应对,冷静思考,摆脱一叶障目的思维方式,不要把个别问题普遍化,简单问题复杂化,更不要把违纪学生妖魔化;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合理归因区别对待,讲究方法注重实效。
看似故意,实则有因
01

 

小亮已经第N次没完成作业了,谈话批评都不管用。

 

小梦又撒谎了,试卷没让家长签字,撒谎说家长出差了。

 

不戴胸卡、不穿校服、上学迟到、上课睡觉,一周之中,阿志已经四次违纪了。

 

面对这些屡屡犯错的孩子,老师、家长都很烦恼,很容易做出“故意捣乱”“不服管教”之类的结论。对于此类问题,我建议老师和家长不要急着下结论,而要走近学生,了解原因,然后再作判断。

 

原因是什么呢?小亮不完成作业,是因为不会;小梦撒谎,是因为爸爸脾气暴躁,看到试卷肯定是一顿“胖揍”;阿志连续犯错,是因为奶奶病了,爸爸妈妈回老家伺候奶奶了,他第一次一个人在家,胸卡丢了、校服脏了、闹钟不响了、作息没有规律了。如果了解了这些情况,您还会觉得学生在故意违纪吗?您还会生气抱怨无计可施吗?当然不会了。

 

怎么办呢?多给小亮一些指导,协助他完成作业;叫小梦的爸爸来谈谈,建议他改变简单粗暴的教子方法;多给阿志一些提醒和关爱,让他学会照顾自己,在锻炼中成长。

看似故意,实则无意
02

现在,很多公共场所都安装了声控灯,我们习惯了一拍手一跺脚灯就亮了。一天晚上,我去看望一位长辈,他家住在一个老旧小区,楼道里黑漆漆的;我跺了跺脚,但楼道里还是漆黑一片。怎么回事呢?突然明白过来,这里的灯不是声控的。我不禁失笑:习惯的力量好强大!

 

前几年,学校的厕所全部安装了自动冲水装置,不冲厕所的问题得到彻底解决,闻味寻厕的时代成为过去。我开始还不太习惯,总是习惯性地去找冲水按钮。慢慢地,习惯了“不冲厕所”的便利,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偶尔走进需要人工冲水的厕所,居然有几次险些忘记冲厕所。为什么?是素质降低了吗?是能力变差了吗?是修养不够吗?都不是,是已经习惯了不冲厕所。我不禁慨叹:习惯的力量好可怕!

 

读到这里,您大概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那就让我们言归正传,来分析一下学生故意违纪这件事。

 

小明是一名高一新生,成绩不错,性格开朗,是个快乐阳光的大男孩,也是一个令班主任头疼的学生。

 

宿舍规定“学生的柜子必须上锁”,否则扣宿舍评估分,并通报批评。小明做不到,开学两周忘了四次。

 

第一次,他主动找班主任承认错误,态度很好:“老师,我忘了,下次一定注意。”老师相信他。

 

第二次,他态度仍然很好:“老师,我真忘了,您放心吧,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老师依然相信他。

 

第三次,老师先说话了:“为什么不把学校的纪律放在心上?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你是故意的吗?”他态度真诚地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的的确确是忘了,您再原谅我一次……”

 

第四次,他给老师的解释依然是“我忘了”。老师的回答是:“怎么别人不忘?怎么别的事儿不忘?……”面对老师连珠炮似的提问,他一言不发,低着头,摆出一副爱咋咋地的架势,于是老师愤怒了:“屡教不改,故意捣乱,把家长叫来,不要住宿了……”此时,学生也愤怒了:“我的柜子里没有值钱的东西,我不怕丢,丢了也不找您赔……”

 

一个刚入学的新生会故意违纪吗?我认为不会。因为刚来到新学校,进入新班级,学生们都想好好表现,给老师、同学留下好印象,不可能故意捣乱,自毁形象。如果不是故意捣乱,为什么锁柜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呢?

 

原来,小明生活在一个温暖和谐的大家庭,是家里的独苗苗,也可以算一个小小的富二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四个大人围着他转,他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除了学习之外,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家里的柜子从来不锁,他也想不明白柜子为什么要上锁。说到这里,您还觉得小明不锁柜子是故意的吗?当然不是。他只是没有锁柜子的习惯罢了。

 

其实,诸如此类的事情俯拾皆是不胜枚举。

 

上课铃响了,小学一年级的“小不点儿”要去厕所。老师问他课间为什么不去,他萌萌地回答:“不想去。”他在顶嘴吗?不是,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纪律这根弦,也没有清晰的时间概念,甚至有的一年级小学生还不知道上学是怎么回事。

 

老师在讲课,“没事忙”不断地摇头晃脑,把自动笔按得嘎嘎响。老师瞪他一眼,他一脸委屈:“为什么瞪我,我一直在认真听课,什么都没干。”他是故意捣乱吗?不是,这些动作已经成了下意识动作,他自己根本觉察不到。

 

自习课上,“话唠”不断地找同桌说话,老师批评他,他一脸无辜:“我没说话。我一句也没有说。”他在狡辩吗?不是。这是顶级“话唠”的极致表现,当说话成为习惯之后,他意识不到自己在说话。

 

对待这种无意之过,我们该怎么办呢?

1
明确纪律,关注集体。

此类事情多发生在新生身上。新来的人不摸门,对新学校、新班级的规章制度不清楚,会按照自己固有的习惯做事,而有些习惯不符合新的班规班纪。所以班主任要在开学之初,明确纪律要求,做到广而告之,让学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这对多数学生是有效的,能起到“广谱杀菌”的作用。

 

需要强调的是,班规班纪不是越严越好,也不是越多越好,而是科学合理、符合学生实际才好,否则教师就是在自寻烦恼。现在很多学校实行精细化管理,学校有校规校纪,班级有班规班纪,这个做法非常好。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叠床架屋层层加码式的班规班纪,往往过细过严过分苛刻。

 

有一次,我去一所小学参观,看到一个班级的班规多达六十条。仔细阅读之后,我生出几分担心。这六十条规定,我有将近一半做不到,一个小学生能做到吗?如果做不到,那不就违纪了吗?如果经常有人“违纪”,老师对班级的整体评价会如何呢?会不会给班级贴上差班的标签呢?如果有人经常“违纪”,老师对这个学生的态度又会如何呢?会不会给他贴上“故意捣乱”的“差生”标签呢?

2
耐心等待,关注个体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学生来自不同的家庭,性格禀赋、兴趣能力、理解力、执行力、自我约束力都不一样,齐步走可以,走整齐不可能。对那些“走得慢”的孩子,老师要多一点耐心,多一点宽容,多一点帮助。教育需要关注整体状况,但绝对不能忽视个体差异。

 

小明不锁柜子,安排宿舍长提醒一下就可以了,一帮一“一对红”嘛;“小不点儿”非等上课再去厕所,老师提醒一句“先去厕所,回来再玩”,“小不点儿”一定会变乖;“没事忙”上课坐不住,把他安排在老师能够掌控的地方,随时提醒及时纠错就可以了;“话唠”自习课说个不停,给他安排一个自制力强、不爱说话的“绝缘体”同桌就可以了。

 

一个班级就像一支行进的队伍,一开始有人踏不上点、赶不上步很正常。如果因此就让他停下来,那他永远也走不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在走路中学会走路,在改错中走向完美。

看似故意,实则无奈
03

“一个女孩子,都上高中了,每天啃手指头,像什么样子?”晓红的爸爸咬牙切齿地说。

 

“关键时候掉链子,一考试就上厕所,为什么不提前做好准备呢?”老师真诚地问小林。

 

“上课走神儿,写作业走神儿,整天跟丢了魂儿似的,你就不能专心一点儿吗?”阿西妈妈无奈地抱怨。

 

这样的抱怨我听过,类似的抱怨我也发过。但是抱怨不解决问题,学生依然故我。他们是故意和家长、老师作对吗?不是。让我们听听学生怎么说。

晓红说:“我知道啃手指很丢人,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小林说:“考试的时候,我也不想去厕所,可实在坚持不住。每次考试之前我连饭都不敢吃了。”

 

阿西说:“我不想走神儿,我恨死自己了,我都想杀了自己。”

 

这真应了一句俗话“骑驴的不知赶脚的苦”。原来苦恼的不仅是家长和老师,还有孩子。对这类老大难问题,该怎么办呢?

 

我和晓红的家长做了一个约定:停止抱怨,合理关注,发现晓红啃手指就拍她一下。我把晓红安排在第一桌,并和晓红做了一个约定:发现她啃手指就叫她回答问题或者轻拍一下课桌;定期检查她的手指,看有无新的伤痕。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学期之后,晓红克服了啃手指的毛病。

 

我和小林聊天,知道了他“一考试就上厕所”的来龙去脉。

 

小林初中时很优秀,也很听话。一次考试之前,老师对同学们说:“中考时不让去厕所,这次模拟要从实战出发,考前要做好准备,尽量少喝水,考试时谁也不许上厕所。”考试那天早上,小林只喝了一袋牛奶,没喝水;考前不想去厕所,考试的时候突然内急,但他一直忍到考试结束。模拟没考好,他很懊恼:如果早上不喝那袋牛奶就好了。

 

又一次考试来到了,为了避免考试时去厕所,他干脆没吃早饭。走进考场时,他高兴地对自己说,这回我肯定不会去厕所了。可是,开考才半个小时,他就开始内急。这次当然也没考好,原因不言自明。怎么办呢?中考的时候,他前一天晚上就没吃饭没喝水,考试时居然还是很想上厕所。

 

中考的失败带给他沉重的打击。从那以后,每次考试的前一天,他都不吃不喝,可一进考场还是想上厕所。“去”“不去”“忍住”“忍不住”这些词语占据他的大脑,他根本不能静下心来答题。

 

怎么办呢?我告诉他:每场考试多长时间,是有科学依据的,一般人都能遵守。你为什么坚持不了呢?因为你考试之前不吃不喝,生物钟被打乱了,本来每天早上六点该去厕所,但由于没吃没喝,消化系统紊乱而改成上午九点了。

 

再有,你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不要去厕所,不要去厕所”,这种暗示有时就是强化,相当于提醒自己“我要去厕所,我要去厕所”。天地轮回,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考试时可以去厕所,高考也很人性化,确有必要是可以去厕所的。明天考试,你该吃吃该喝喝,想去就去。

 

结果如何呢?没有河堤的拦截就没有溃堤的危险;没有纪律的约束就没有违纪的可能;没有“不许去厕所”的要求就没有了“千万不要去厕所”的纠结,当去厕所不再是问题的时候,问题就自然解决了。那次考试,他没有内急,当然也没有去厕所。从那以后,一考试就上厕所的问题再没出现。

 

怎么解决阿西的问题呢?我没有批评他,而是给他提了一个要求,如果发现自己走神儿,就用手腕上的皮筋弹自己一下,用疼痛阻断闲思。我告诉阿西的同桌,发现他走神儿就拍他一下。

 

另外,我规定他每天须保质保量地完成作业,早上把各科作业都交给我检查,我要用大强度、高密度的学习占满他所有的时间,让他无暇走神儿。一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从“十一”到“五一”,我坚持了八个月,他终于可以专心听课不走神儿了。专注即效率,他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

 

合理归因是解决问题的前提。晓红、小林和阿西“屡教不改”不是态度问题,而是习惯问题。所以,要从改变坏习惯、培养好习惯入手。当然,培养一个好习惯难,改掉一个坏习惯更难,用好习惯替代坏习惯难上加难,大家要做好准备打持久战!

故意违纪,另有企图
04

厘清前面几种情况之后,再看故意违纪的学生,他们为什么跟老师对着干呢?

 

菲菲是一名初一女生,最近经常迟到,态度很不好。老师发出最后通牒,再迟到就叫家长。没想到,第二天她又迟到了。老师要叫家长,她爽快地答应了,把爸爸妈妈的电话号码都给了老师:“您叫吧,有本事把他俩都叫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爸爸妈妈正在冷战,她不想爸爸妈妈离婚,所以,她故意迟到,逼迫老师叫家长,希望借此转移家长的注意力,她甚至希望爸爸妈妈能够携起手来对付自己。其实,现实生活中,很多孩子都是用这种毁灭自己的方式来拯救父母婚姻的。

 

初二开学排座位,小菜坐到了最后一排。本来不爱说话的他,变得很爱说话。老师如果不制止,他就一直说个不停,直到老师点名道姓地批评他,他才安静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小菜一直坐在前排,很受关注。突然坐到后排,老师关注少了,存在感降低了。他不停地说话,就是在求关注刷存在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要适度满足他的存在感。上课时多叫他回答问题,课前主动和他说句话,闲暇时和他聊聊天,让他知道“老师心中有我”,这就够了!

 

小梅是我的学生,属于乖乖女类型。该她出板报了,却迟迟不动。询问原因,她冷着脸一言不发。无奈之下,我找其他学生了解情况。学生说:“上次板报,小梅出力最多。您表扬了很多人,唯独没表扬她。她觉得您偏心。”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问题因我而起,那由我来解决好了。第二天,我对小梅说:“很抱歉,我不知道上次板报你是主力,没有表扬你。对不起!这次好好办,我一定表扬你。”一句话驱散了满天乌云,当天中午她就带着几个女生忙了起来。

 

小梅用行动提醒了我:学生为什么故意跟老师对着干呢?我们不仅要从学生身上找原因,还要自查自省,看看自己做得好不好。

 

老师们,教育的目的不是摧毁而是塑造;教育的成功不是打败了谁,而是成就了谁;教育的过程不是和个别学生的博弈,而是与全体学生的联盟。面对故意违纪的学生,我们少动气,莫置气,不斗气,别泄气。不必拍案而起,也不要拂袖而去,而要伸出热情之手,携他一路同行。

栏目:田丽霞专栏

作者:田丽霞 河北省石家庄市第四十二中学语文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十佳班主任

责编周芳

班主任杂志

ID:banzhurenzazhishe

长按或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班主任》杂志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