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任俊 叶爽 朱琼嫦:为什么你老提别人家孩子?
  时间:2017-12-25   作者:任俊 叶爽 朱琼嫦  

 在我们身边,有许多喜欢把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孩子进行比较的家长。我们经常会听到有家长这样指责孩子:“别人家的孩子成绩比你好!”“隔壁的孩子比你懂事!”“亲戚的孩子比你更努力!”……而大家对这种做法早已司空见惯。这种声音也伴随着中国儿童的成长,“别人家的孩子”成为孩子们心目中的“敌人”,孩子们闻之色变。

 

这是中国社会的特有现象,还是东西方家长都会选择的一种教育方式呢?

 

研究表明,这种现象很有可能是中国社会,或者说东亚文化下的一种特殊产物。

 

早年有研究者就做过关于家长如何对待子女在校表现的调查,他们发现:美国家长对其子女的学校表现往往评价比较好,更满意;而中国、日本的家长往往对孩子的学校表现不甚满意,评价也更低。[1]

 

不但如此,还有研究发现:中国人更喜欢与那些比自己优异的人进行比较,以便识己之短,奋发图强;而西方社会更喜欢寻找那些比自己逊色的对象进行对比,以求得心理安慰。[2]甚至在记忆深处,中国人对自己失败、受挫的一系列窘迫场景耿耿于怀,而西方人往往会保留更多让自己引以为豪的事件。[3]

 

这些研究表明,中国家长会习惯性地留意孩子的缺点和不足,往往把自家孩子的缺点和不足与其他孩子的长处进行比较,从而演变成各种“别人家的孩子”式的推论。

 

为什么会形成中国特色式的“别人家的孩子”现象呢?

一种解释是中国家长把自己内心的不如意投射到了孩子身上,认为自己不如别人,所以看到的也是孩子不如别人的地方。真是这样吗?早期的研究表明,似乎真是这个道理。中国人在自尊测量(外显自尊)上的结果往往低于西方人,[4] 也就是说,中国人对自己的评价不是很高,不太自信,甚至有些自卑,因此在对待孩子的态度上往往也是“别人家的孩子更好”。

 

但是,最近的研究表明,中国人虽然表面上声称自己有很多不足,对自己不是很满意,内心深处却并非如此,他们的内隐自尊程度与西方社会个体没有明显差异。[5] 当问国人诸如“认为自己成功吗、有价值吗”这类问题时,大家往往会刻意回避承认自己很成功、很有价值这类做法,而向中间水平靠拢;但从内隐角度对自尊进行测量,则避免了个体在回答对自己的看法时产生顾虑、向中间水平靠拢的倾向。

 

其实,中国人看待自己的积极程度和西方社会的个体是没有区别的。这也就是说,中国家长对自己不满意,从而把内心的不如意映射到对孩子的态度上的说法难以成立。

 

那么,为什么还会有“别人家的孩子”这一现象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审视自己的民族文化。中国社会强调处事中庸,不冒进,强调虚怀若谷、卑己尊人等,这些都与西方文化相差很大。特别是谦虚精神,始终根植在中华民族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它要求我们少夸耀自己,多看到自身不足,虚心地向他人学习。

 

社会所推崇的这种道德品质和处事风格,影响到中国人待人接物、为人处事的方式上,同样也会影响到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上。因而,家长谦虚地说“别人家的孩子更好”也就不难理解了。

 

而且,谦虚品质在我国被赋予了积极的社会适应价值,“谦受益,满招损”“劳谦虚己,则附者众”这样的告诫在中国社会不绝于耳。家长认同这类哲理,有意无意地希望通过指出“别人家孩子”更出众的地方,让自家孩子明白自己的不足,从而能虚心地向他人学习,戒除骄傲自满的心理,形成自谦的态度,以便获得长远的进步和发展。

 

相关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有研究发现,排除谦虚品质对于自身认识的影响后,中国人对于自己的评价和西方社会相当,[6]也就是说,谦虚影响了中国人对于自身的评价,而这也相应地体现在对于自己孩子的评价上,造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更好”的现象。

 

习惯性地说“别人家的孩子更好”,对孩子发展有利吗?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中,家长有意无意地向孩子灌输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谦虚思想。谦逊的品质是一种受社会推崇的道德品质,而且培养谦虚的品质有利于个体形成奋进向上、不断学习的态度,在与人交往中也更容易收获他人的赞赏和喜爱。因此,这种让孩子保持谦逊态度的教育方式更能促进其在学习和人际关系中收获成功。

 

但是,最近有调查发现,那些更谦虚的中国人并没有更开心和快乐,[7]反而那些积极看待自己,甚至有些自负的人生活得更快乐。虽然理论上来说,谦虚是符合中国文化传统的行为作风,依此行事会让个体更加欣赏自己,但是一系列的研究却没能在谦虚能否让个体更积极看待自己的问题上达成一致。[8]

 

有的研究表明,谦虚的行为方式可以让自己内心更喜欢自己,有的研究结果却恰恰相反。也就是说,老提“别人家的孩子更好”这种做法虽然可以利于孩子形成谦虚的道德品质,收获更多的成功,但是并不一定能保证让孩子更加欣赏自己,更加自信,也不能让孩子更加快乐。

 

另外,习惯性地拿“别人家的孩子”的优势来对比自家孩子的不足,往往容易损害亲子之间的依恋关系。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感受不到父母的爱和温暖,反而体会到更多的不信任和苛刻。

 

长久地感受不到来自父母的温暖,很容易使得孩子变得冷漠和孤僻,还可能会导致亲子关系变得脆弱,甚至形成裂痕、隔阂,把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心灵距离拉大。而经常性体会到来自父母的不信任和苛责,往往会滋长孩子内心愤怒、敌对等负性情绪,从而使其变得更加叛逆和执拗。长此以往,亲子教育、亲子关系和孩子本身的发展都会因为这种恶性循环而陷入不利的境地,而孩子内心体会不到快乐和幸福也就不奇怪了。

 

总之,老提“别人家的孩子更好”,可以说是一种中国社会所特有的家长教育方式。这其中渗透着华夏民族内心的谦虚品质。但是,这样做虽然有时可以使孩子在学校收获更多成功,却不一定能够保证孩子的内心体会到幸福和快乐。

注释

[1] StevensonH.& StiglerJ. W. The learning gapwhy our schools are failing and what we can learn from Japanese and Chinese education [M]. New YorkSummit Books1994224.

[2] ChungT.& MalleryP. Social comparison individualism-collectivism and self-esteem i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J]. Current Psychology1999184):340-352.

[3] EndoY.& MeijerZ.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of success and failure experiences[J]. Progress in Asian Social Psychology2004467-84.

[4] HeineS. J.& HamamuraT. In search of East Asian self-enhancement[J].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2007111):4-27.

[5] CaiH.SedikidesC.& GaertnerL.et al. Tactical self-enhancement in China is modesty at the service of self-enhancement in East Asian culture?[J].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201121): 59-64.

[6] CaiH.BrownJ. D.& DengC.et al. Self-esteem and culture: differences in cognitive self-evaluations or affective self-regard?[J]. Asi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2007103):162-170.

[7] OmaraE. M.GaertnerL.& SedikidesC.et al. A longitudinal-experimental test of the panculturality of self-enhancementself-enhancement promotes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both in the west and the east[J].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2012462):157-163.

[8] DuH.& JonasE. Being modest makes you feel bad: effects of the modesty norm and mortality salience on self-esteem in a collectivistic culture[J].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2015561):86-98.

栏目理论与实践

作者任俊 叶爽 朱琼嫦 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321000

责编赵敏霞 

温馨提示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我们将成为您工作中的得力助手,知心朋友!

成功关注本公众号后,点击公众号首页底部导航栏可查看投稿方式、封面人物评选方式以及往期精彩选题,还可以进入微店实现快捷订阅。

《班主任》杂志

心灵家园 交流平台 专业读本 培训教材 

微信号:banzhurenzazhishe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