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刘令军:让文化在教室环境建设中生长
  时间:2018-05-14   作者:刘令军  

         一、教室环境建设是班级文化建设的起点和源头

很多年轻班主任向我打听班级文化建设的途径,我告诉他们,请先从你的教室环境建设开始,这是一切班级文化建设的起点和源头。如果不从这里开始,那么,班级文化建设会变成一句空话,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一次,一位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初一班主任请我对他所带的班进行诊断。他说,这个班实在带不下去了。上课纪律乱成了一锅粥,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开会”。班干部不管事,形同虚设。学生集体荣誉感差,班级每周学校常规评比都被扣分,是全校最乱的一个班。

我走进教室,只见地面上都是痰渍、纸屑、灰尘,污浊不堪,本应摆放打扫工具的卫生角成了垃圾场。时值夏天,学生丢弃的食品袋引来无数蚊蝇,散发出难闻的气味。紧靠卫生角坐的两个学生“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真不知道他们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课桌摆放杂乱无章,我在教室里穿行,找不到一条完整的过道。一名女生的课桌上堆满了书本,要想将这张课桌移动一下都得小心翼翼,动作稍微大一点满桌的书本就会纷纷落地。我以为是抽屉里放不下才堆放在课桌上的,谁知打开抽屉,里面除了零食,就是垃圾。

再观察学生,一个个非常浮躁,出口便呛人,举手投足间带着戾气。

我抬头再看这位年轻班主任,发现他不修边幅,言语举止也大大咧咧。回到办公室,我跟这位年轻班主任说,卫生虽是小事,但关乎精神,关乎素养。

教室里某处有几片瓜子壳,如果没有人去清扫,那么不出两个小时,教室就会满地垃圾;某个学生的座位下有一张纸片,如果没有人去捡拾,那么几节课后,教室就会遍地纸片;班里有一个人讲脏话,如果没有人制止,那么紧跟着会有很多人学会讲脏话。当这些“泛滥”开来的时候,整个班级的“精神脊梁”就会坍塌,导致班风、学风萎靡,班级管理秩序混乱。

我坦率地对他指出,学生所有的浮躁其实都是受了他的暗示和引导。

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很真诚地说:“因为你自己很浮躁,像你现在这种工作状态,还不适合当班主任。”

我给这个班级开的第一个处方是——净化教室。

于是,全班学生一齐动手,将所有课桌椅搬到教室外,把教室彻底冲洗一遍。每个学生都对自己的课桌抽屉进行整理,将所有垃圾清除干净,把书本收进抽屉。规范课桌摆放,要求横、竖成线。清理了一个下午,学生再坐进教室的时候,脸上的浮躁一扫而光。

二、班级教室环境文化建设的目标

加强班级教室环境文化建设,要实现三个目标:

1. 净化

这是初级目标。一个干净整洁的教室,有利于培养学生的文明素养和信心。

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走进一间教室,如果地面干干净净,课桌摆放整整齐齐,心理上就会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人们自然会认为这个班级管理有序,甚至在尚未谋面的情况下,认定这是一位优秀班主任带的班。相反,如果走进一间教室,看到满地狼藉,桌椅物品摆放杂乱无章,那么你一定会认为这个班的班主任“不怎么样”。

有一年,我所带班教室正好在一楼,我对学生提出的要求是每周冲洗一次教室。我在办公室里准备了一个大水桶和一个小水桶,大水桶盛水,小水桶提水。课间休息时学生按顺序轮流提水,等放学时大水桶已经蓄满了水。冲洗教室开始,一声令下,全班学生将座位搬开,几分钟就可以将教室冲洗得干干净净。之后,由于所带班级不在一楼了,所以改冲洗为拖地。

任课老师们都说,一走进我们班教室,心情就特别舒畅,地面干干净净,没有灰尘,没有任何纸屑,学生课桌上书本整整齐齐,卫生角的劳动工具丝毫不乱。学生在这样的环境里上课都特别专心,那些上课“三心二意”的学生,会“心怀愧疚”。

我经常对学生说,一个在生活小节上不能“自律”的学生,在纪律上也不可能“自律”。我们应该从卫生入手,一点点培养自己的自律意识。当学生的自律意识向学习方向迁移的时候,班级的违纪问题会大为减少。

2.“文化”化

教室环境布置应该有自己鲜明的主题,而不能漫无目的地弄一些图片和文字装饰即可。无主题的装饰虽然从表面上实现了“美化”效果,但因为缺少了内涵,不仅不是班级“物质文化”,反而是“文化垃圾”。

这些年来,在带班的过程中,我形成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培养能够创造自己作品的人”。

对于学生而言,他们的作品,可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出了一道数学题;写的作文被语文老师拿到班上作为范文诵读;在学校里的某个行为,得到了老师的表扬。我在班级管理中,将发现学生创造的作品以及帮助学生完成作品,作为很重要的一项工作。目的是通过这种方式,使学生生活在自己的作品之中,对自己充满信心,对成功满怀期待。

我的班级物质文化建设,都是围绕“展示学生的作品” 这个主题进行的。

比如,教室的墙角有些“空荡”,我发出号召:谁愿意想办法使这个位置“生动”起来?过了几天,陈杨浪在后面的“空档”处装了一个三角形支架,放上一盆吊兰,绿意葱茏,赏心悦目。我将一张小纸条贴在支架上——制作人:陈杨浪。

张兮在前面的“空档”处放上了一张桌子,英语老师上课可以放录音机。我也贴上纸条——制作人:张兮。

教室后墙黑板的两边有一些空白,我发出号召:谁来使这面墙壁“会说话”?蔡欢、李彦买来一些彩纸、气球、水彩,办了一个班级文化宣传刊。我给它贴上标签——主编:蔡欢、李彦。

教室里的其他空白处,也被充分利用起来展示学生的作品。比如,校园诗人胡浩的诗歌、金牌主持谢娇在校园艺术节上的照片、小书法家何晋的书法作品、钢琴王子的演出照片,等等。这些作品专栏一个月更换一次,给学生带来了“甜蜜蜜”“暖洋洋”的心理感受,让他们在学习中信心倍增,精神振奋。

3.“教育”化

班级物质文化建设要履行教育的职能,教室的环境建设要能够“唤起”一种精神。

窗台上摆放的吊兰,是萎靡不振,还是郁郁葱葱?萎靡不振带给人的是慵懒;郁郁葱葱带给人的是精神的愉悦和放松。

教室里清扫工具的摆放,是横七竖八,还是井然有序?横七竖八暗示这是一个可以随便破坏的环境,因此学生可以将食品袋丢在这个角落里;井然有序则暗示这是一个讲文明的环境,乱丢垃圾是不文明的行为。

课桌排列,是参差不齐,还是整齐划一?参差不齐告诉学生这是一个要求不严的班级;整齐划一告诉学生这是一个要求严格的班级,任何人都不可以任性乱为。

课桌抽屉是用来存放零食和食品袋,还是用来存放书本?用来存放零食和食品袋说明这是一个小垃圾池;用来存放书本说明课桌是文化的物件。

黑板报设计是应付学校的任务,还是教育学生?应付学校的任务不需要什么教育内容,布置出来就可以了;用来教育学生则需要有德育内涵,马虎不得。

选择名言警句是单纯为了装饰教室,还是为了引导和暗示学生的思想言行?为了装饰教室不需要进行选择,只要是名人名言就行;为了引导和暗示学生,必须进行选择,符合班级文化的建设思路。

张贴的班级口号与班级建设目标有没有关系?如果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学生每天从它的面前经过,都会视而不见;如果代表班级目标,那么学生每天看一遍就会有动力,知道自己怎样努力。

张贴的班级制度是为应付学校的检查评比,还是真正具有执行力的制度?给学校检查评比看的制度,与学生无关,学生当然不会自觉约束自己的言行;有执行力的制度,学生会警醒自己,自觉对照制度约束自己的言行。

墙壁上的展示栏,是为了检查更新,还是为了班级文化建设更新?为了检查更新,展示就会漫无目的;为了班级文化建设更新,展示就要体现序列性和针对性。

这之间的区别,就是“做文化”和“建设文化”的区别。

(刘令军 湖南省宁乡县煤城中学 410609

【责任编辑:魏 强】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