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理健康
同孩子的心弦对准音调:抑郁症学生心理疏导案例一则
裘建军
  时间:2017-07-09   作者:裘建军  

 在每个人心中最隐秘的一角,都有一根独特的琴弦,拨动它就会发出特有的音响,要使孩子的心和我讲的话发生共鸣,我自身就需要同孩子的心弦对准音调。——苏霍姆林斯基

 

心理创伤难以平复——“我就是不想参加考试!”

 

丽洁这学期刚转校来到我班,一次普通的数学单元测试前夕,她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丽洁不想读书了。我让丽洁接电话,她哭着说:“我就是不想参加考试!身体不舒服。”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听起来情绪很激动。一连几天,丽洁都没来学校,焦急无助的妈妈请我帮忙想办法劝劝她。我答应了。

 

我开始冷静思考丽洁的行为:一个新转来的学生,没有熟悉的同学,她不想读书到底是不适应新环境,还是另有原因呢?她当初究竟为什么转校?我很想深入了解这背后的真相,于是与她妈妈预约周六晚上进行家访。

 

那天晚上我到丽洁家时,她看到我的瞬间很吃惊,招呼也不打就躲到自己房间了。在交流中她妈妈告诉我:“丽洁原来成绩优秀、性格开朗,老师们很喜欢她。但有一次数学单元测试,她只考了52分,很难过,进行了自我反省,认识到经常与同桌讲话影响了自己的学习,于是主动向班主任申请调换座位。没想到,班主任当场大发雷霆,吼叫着责备她,严厉地批评她。回家后丽洁大哭不止,说不想读书了。当时我们也没在意,以为小孩子说气话,就简单劝说了几句,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哪知道第二天她真的不去上学了,虽然经过我们劝说,她最终还是去了,但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出现晚上睡眠不好、头疼、身体不舒服等症状,总想请假不去上学。我们还发现她在家里不爱说笑了,脾气变得暴躁,经常心事重重的,甚至有点精神恍惚。我们既着急又担心,带她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后来在朋友建议下我们带她去看心理医生,被诊断为抑郁症,并进行了治疗。这次转校的目的就是想换个环境,希望她的病情能好转。可现在这样子,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叹了口气,眼眶湿润了,用手擦了擦眼泪。

 

五封书信打开心扉——“我也很想来学校读书。”

 

了解到丽洁的不幸遭遇后,我陷入了沉默和深思,心里感到异常的沉重。教师教育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孩子的心灵,甚至影响孩子的一生。我在教育批评学生的过程中,是否也曾不经意地伤害过学生呢?有多少学生曾遭遇过这样的伤害?他们现在生活好吗?他们还怨恨老师吗?我不知道。

 

高中阶段是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丽洁所反映出来的情绪问题、人际交往问题、自卑问题,都是那次特殊经历造成的。在对丽洁的处境表示同情的同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她渡过难关,不能让她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接下来,我开始了一段难忘的旅程——每天早上去接她上学。坚持了两周后,当我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时,又遇上数学单元测试。丽洁再次请假,拒绝我再接她上学,又恢复到从前的状态了。过了两三天,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怎么也考不好了,不想读书了,您也不要来接我了。”看来,她不止自卑、焦虑、对学习缺乏信心,而且总是回想过去的经历,以至于一遇到考试就紧张得连学校都不敢来。

 

我苦苦思索着,怎样才能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接受我这个老师的启发和引导呢?我想只有找到突破口,才能让她重返校园。一天,我在写日记时突然想到,既然她不肯跟我说心里话,不愿来学校,那我就主动写信给她吧。于是,我尝试着给她写了第一封亲笔信。在信中,我先向她介绍了我的个人情况以及学校、班级情况,然后写道:

丽洁同学,可能你想不到老师会给你写信,我也是第一次采用这样的方式跟你交流,写信之前我也犹豫了很久……我们学校以“重大局,彰大气,育大爱”为校风,始终坚持“育人为本、正视差异、尊重选择、和谐发展”的办学理念,坚持“身体健康、人格健全、素质良好、学有所长”的学生发展目标,努力让更多的学生接受更好的教育。你来到我们学校,是你以及你的家人对我们的信任和托付,它传递给我们一种使命,那就是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在学校享受教育的温暖与人性的呵护,使校园不再有被漠视和遗忘的角落。我们有一个始终不渝的信念,那就是要让我们的学校成为一个没有歧视、偏见、压制、剥夺的家园,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在这里感受到人格的尊严和生命的价值,都能在这里展现自己丰富的个性和特长,都能在这里留下学习、生活的痕迹和幸福的记忆……

 

第一封信送到她手中后始终没有回音。我又让全班学生每人写几句话并签名,作为第二封信送给她,还是没有回音。接着,我与她的小学老师和初中老师联系,了解她的情况。在第三封信中,我回忆了她小学、初中时的优秀表现,依然没有回音。第四封信是所有任课老师写给她的寄语,仍旧石沉大海。可我没有灰心,第五封信中,我敞开心扉,非常诚恳地谈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以及她父母担忧、无奈和焦虑的心情。信中写道:

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想起你目前的状况,以及你父母焦虑的表情,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我非常理解你父母的心情。我一次又一次拿起笔给你写信,又一次次放下沉重的笔,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有许多话想说却没地方说,因为不知道能跟谁说,而你既不愿意跟我说,也不愿意听我说……你可知道,我和班级所有同学一直在等你回来。

 

就在我绝望到快要放弃的时候,一天晚上,她用手机给我发来一条短信:“

谢谢老师给我写信,我也很想来学校读书。但每天早晨起床时,我才发现,我没有勇气接受失败的现实,我觉得生活没有意义。”

 

听到她的心声,我知道她开始接受我的教育和引导了。我马上回短信与她交流,又转到QQ聊天。刚开始她的防备心理很强,话不多而且很小心,有时甚至只听不说。慢慢地,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们聊的话题逐渐多起来,我跟她谈老师讲课,说同学趣事,聊美食,忆童年故事,分享旅游途中的风景,交流彼此的爱好、理想。我们的心理距离逐渐缩短,她开始跟我说心里话了,心态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终于,她答应重返学校。

 

多管齐下走出抑郁——“谢谢您容忍我的倔强和不懂事。”

 

她返校那天,我又上门接她,并在班级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同学们用热烈的掌声和真诚的笑容迎接她,她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在之后漫长的学习生活中,我采取了多项措施帮助她:首先我安排热情善良的学生与她同桌,经常暗示班干部和同学主动与她交流;其次,我经常向任课老师了解她的情绪状态和课堂表现,并一起协商帮扶对策,耐心地对她进行单独辅导和真诚鼓励;第三,我和任课老师达成一致,批改她的试卷时宽松些,分数给高些,帮她逐步树立信心。

 

尽管如此,她还是没办法很快从深深的自卑感和重重矛盾心理中走出来,时常会出现情绪过于激动的状况。每到这时,我都尽量站在一个亲人、朋友的角度去理解她的情绪,关心和帮助她的生活、学习。课余时间,我仍然经常与她谈心聊天,南风效应、罗森塔尔效应、安慰剂效应在一点点起作用。

 

待到时机成熟时,我又尝试对她使用ABC合理情绪疗法,矫正她对考试这件事的不合理认知,启发她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从而得出不同的结论。我用价值规律表现形式的学科知识解释考试的分数变化,让她理解学习成绩是如何波浪式变化前进的,使她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具体化和可比化,进而转变对考试分数的看法。与此同时,我及时肯定和表扬她在其他方面的进步,并引导她进行放大体会,使她感受到身心和谐的美好与舒畅,增强信心。

 

就这样,在我们所有人齐心协力、潜移默化的关心、引导下,她开始变了,情绪慢慢平静,心态逐渐阳光,笑容开始明亮,能够主动与同学交流,学习也渐入佳境,并学会了以平常心看待考试和成绩。她本来就是个聪明的孩子,最后,她考上了一所本科大学。

 

高考结束后,她给我写信说:

裘老师,谢谢您两年来对我的培养,谢谢您容忍我的倔强和不懂事。我知道,有时候我就是个制造麻烦的孩子。我的情绪不是很好,非常不稳定,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但在您的班里我很快乐,并学到了关心他人、真诚待人的优秀品质。当我因心情不好而犯错时,您从不严厉批评我,而是耐心教育我,主动和我沟通;当我感到心情郁闷、难过时,您都会及时开解我。做您的学生特别愉快,忘不了您对我的鼓励和信任,忘不了您给我的帮助……

 

苏霍姆林斯基说:“在每个人心中最隐秘的一角,都有一根独特的琴弦,拨动它就会发出特有的音响,要使孩子的心和我讲的话发生共鸣,我自身就需要同孩子的心弦对准音调。”有时候我想,如果当时我对她不闻不问,如果我不给她写信并一直坚持,如果我没有像亲人、朋友一样和她聊天、谈心、沟通,也许我们就成不了朋友,我也成不了她心目中的好老师,甚至她还会成为我们简单粗暴的教育中不经意的牺牲品。庆幸,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栏目:心理健康教育

作者:裘建军 浙江省奉化市奉化高级中学315500

征稿:本栏目长期征稿,要求从心理学视角对在校师生进行情绪行为管理、认知理念澄清、心态习惯矫正等方面的科学指导,或结合案例阐述心理学基础理论在中小学教育实践中的应用,案例真实,理论正确,字数不超过5000。栏目责编陈秀娣,投稿邮箱:bzr8066@126.com,咨询QQ:334749960。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