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理健康
当学生遭遇抑郁症,班主任该怎么办?
  时间:2017-12-25   作者:陈潇潇  

 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其成因复杂且尚不明确,但其导致的学业、工作无法继续,生活无法自理,自残乃至自杀等严重后果使得抑郁症在近几年被公众所认识和重视。

 

其实很多抑郁症患者早在青少年时期便表现出了一些症状,相关研究表明,高中生抑郁症状检出率在15.7% ~ 25.3%之间,可惜许多家庭、学校对此并未引起高度重视,使许多患者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那么,当学生遭遇抑郁症时,班主任该怎么办呢?

01

案例描述

接手新班级第一个月,我便留意到小Y经常请假回家,理由常为“头晕”“睡不着觉”“心烦,无心学习”等。小Y少言寡语,作为班主任的我向其询问一些基本情况时他也只是简单应答,不肯吐露心声;在班级中他也是独来独往,不与他人交流,开学一个月了还只能叫出同桌一个人的名字。

 

我察觉到异样后与小Y父母进行了沟通,了解到该生家庭关系复杂:父母在其6岁时离异,他跟随父亲生活。父母之间在离婚后因为经济问题出现过多次纠纷,小Y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入读寄宿制学校,到现在已经有10个年头了。父母长期疏于关注小Y成长,导致他与父母的感情非常淡薄,甚至非常抵触父母。

02

分析诊断

在当班主任短短5年时间中,我接触到了很多有抑郁倾向的学生,个别学生被医生确诊为抑郁症。小Y的情况与被确诊为抑郁症的学生很相似,所以我心中有些怀疑,但我知道,心理、精神方面的问题其实非常复杂,仅仅依据我观察到的有限信息,很难判断小Y的准确情况,不能轻易断定他就是抑郁症。

 

但因为小Y经常请假、长期失眠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学业,所以我建议其父带他去正规的公立医院精神科进行诊断,以确诊孩子情况,然后我们才能对症下药,找到帮助小Y的正确方法。

 

起初,小Y的父亲非常抵触去看精神科,认为孩子仅仅是“心情不好”或“脑神经衰弱”,跟他“好好谈谈心”就可以解决,拒绝了我的就医建议。

 

我没有放弃,而是换了一种方式,推荐他的父母看了一些关于抑郁症的科普类文章,使其父母认识到抑郁症是心理、生理、环境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若真的确诊为抑郁症,单纯的言语鼓励不止起不到调节作用,还可能适得其反,使孩子承受更大的压力。同时,单纯通过网络自查抑郁症并不科学,抑郁症必须经过权威医疗机构检测才能确诊。

 

两周后,小Y被一家三甲医院确诊为轻度抑郁症,惊慌失措的父亲带着医生开的药来找我寻求帮助,希望孩子能够改善病情,顺利完成学业。沟通中我得知小Y家族并没有抑郁症之类的遗传性精神疾病,我意识到小Y的情况可能与其缺乏家庭温暖息息相关。

03

疏导过程

正视抑郁,悦纳自己

Y得知自己的情况后告诉我两件事:第一,他想坚持上学;第二,不能让同学们知道他患病的事情,要我替他保密。经过与他的主治医生、学校的心理老师和家长沟通,我们决定支持他继续读书,但我也给了他以下建议和保证:

1. 按时服药,遵医嘱定期复诊并配合心理治疗,因为抑郁症如同身体上的疾病一样,需要就医治疗,不是简单的心理咨询能够解决的;

 

2. 推荐“知乎”“阳光工程心理互助”等论坛,使其主动了解抑郁症、了解其他人对抗抑郁症的措施,寻找“同病相怜”之人,借助网络正确认识自己,消除“病耻感”;

 

3. 在个别谈心时讲述了崔永元等公众人物患抑郁症的故事,让他明白他不是孤独的个体,这是很常见的一种疾病,且是可以治疗的,帮助他建立起对抗疾病的信心;

 

4. 让他感觉自己有不好的症状时要尽快告诉老师,也可以用周记、写信等方式向老师倾诉,老师百分之百替他保守所有秘密。

同时我对小Y保持密切的关注,谨防意外情况发生。

创设条件,融入集体

1
树立良好形象,提升自信心

抑郁症患者一个非常典型的症状是“自我评价低”,对很多事情没有信心。小Y的学业成绩差、人际关系一般,可圈可点的优点是非常爱整洁,打扫卫生很积极,于是我决定将这个优点充分利用起来。

 

Y返校后,我想任命他为班级劳动委员,由他来培训小组长如何展开班级清洁工作,同时负责监督班级的卫生情况。但小Y一开始对此有所抵触,因为他不愿意做“管理他人”这类麻烦的事情。

 

后来在选举班干部前,我先让学生们评选班级中卫生搞得好的“内务明星”,小Y平时的表现被学生们看在眼里,不出所料地当选。趁热打铁,我推荐小Y为我们班的劳动委员,后来全班学生在民主投票环节一致推荐他来负责班级卫生工作。就这样,小Y因为不能违背“民意”,半推半就担任了劳动委员。

 

因为他本身受不了肮脏的环境,在他的督促和我的暗中帮助下,我们班的教室和宿舍卫生工作都搞得有声有色,屡次得到学校表扬,这让小Y在同学心中树立起了“优秀班干部”的良好形象。他开始慢慢与同学交朋友,自信心和社交能力一步一步提升。

2
借助体育运动改善情绪

体育锻炼可以促进大脑分泌多巴胺等物质,这类物质可以很好地改善抑郁情绪。

 

我了解到小Y喜欢打篮球,于是将其他几个爱好篮球的孩子与小Y安排在同一个宿舍,舍友们都是聪明善良的孩子,心里都明白我这么安排的用意,于是经常拉着小Y打篮球。渐渐地,他成了我班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当我班篮球队取得比赛胜利时,小Y的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3
缓和亲子关系

Y抑郁的根源在于家庭关系不和谐,亲情的缺失使他长期处于不良情绪中。由于父母的疏忽才导致小Y不良情绪积压成了抑郁症。因此,他的父母颇为自责,希望我能想办法创设条件帮他们弥补过失,让小Y重新享受到久违的亲情。我欣然答应。

 

我校是全住宿制学校,学生一周才能回家一次,小Y与家人接触的时间非常少,因此我只能在点点滴滴的小事中想办法缓解亲子关系。我与其父母分别沟通,建议通过送饭这件小事拉近与孩子之间的距离:小Y 对父母多有怨言,也比较排斥父母,我以小Y需要加强营养为由让他答应父母轮流每天给他送一餐饭(事先已和他父母商量好),由我转交小Y。很多时候,我以事情太多为由,为小Y父母创造与他单独见面的机会,帮助他们拉近亲子关系,让小Y可以感受到父母悔过的真诚和日后愿意好好陪伴他的决心。

 

“班级集体生日”那天,我说服小Y的父母放下对彼此的成见,一起来为小Y庆生。妈妈回顾了小Y出生时的种种不易,爸爸回顾了他小时候点点滴滴的趣事。整个过程温馨而感人,小Y与父母间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长期追踪,持续关注

经过一学期各方面不懈的努力,小Y做事情主动了许多,对父母的排斥一点一点减少,也愿意每周写一篇周记来向我吐露心声。后经医生诊断,小Y可以不用再服抗抑郁药物了。但是我知道,抑郁症的复发率非常高,仍需要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和家庭两方面的长期关注。

04

案例反思

当学生遭遇抑郁症,很多班主任会一筹莫展,因为从表面看,这些学生非常“顽固不化”,他们“油盐不进”“拒绝沟通”,却不知这正是抑郁症外显的症状之一。在面对这些学生的时候,我深切感受到了包容、忍耐、关怀的重要性。

 

包容学生的缺点,努力发现学生的优点,创设条件让学生参与集体活动,体现他们个人价值的同时可以帮助他们消除自卑感。将细致入微的关怀融入对这类学生的日常管理中,他们会敏锐地感受到这份爱,并逐渐增强对老师的信任,进而慢慢地打开心结,向老师吐露心事,而这个时候,班主任的认真聆听,也是辅助治疗的关键措施。

 

当然,很多心理问题的根源在于家庭,但是很多家庭忽略了这个问题。在帮扶小Y的过程中,我调动了其已经离异的父母的积极性,在他们的参与下小Y才得以日渐好转,这是我自认为比较成功的做法。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及时就医、遵从医嘱”,这才是治疗抑郁症的首要途径。

 

此外,班主任需要对抑郁症有科学的认识和了解,才能提出较为科学的指导和帮助。

栏目心理健康教育

作者陈潇潇 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 528454

责编陈秀娣 

温馨提示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我们将成为您工作中的得力助手,知心朋友!

成功关注本公众号后,点击公众号首页底部导航栏可查看投稿方式、封面人物评选方式以及往期精彩选题,还可以进入微店实现快捷订阅。

《班主任》杂志

心灵家园 交流平台 专业读本 培训教材 

微信号:banzhurenzazhishe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