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教育
错 爱
  时间:2018-03-29   作者:孙桂卿  

       班主任关爱自己班级的学生合情合理,关爱其他班级的学生似乎有点不合常情。我就做了这样一件不合常情的事,和一个学生结下了被同事们戏称为“错爱”的师生情。

    早就听老师们谈论过全校赫赫有名、专跟老师作对的学生——刘萧,这孩子打电话骂老师,气得原来的老师死活不再教这个班,他因此差点被学校开除。后来他的父母赔礼道歉,再三恳求,学校才保留了他的学籍。这样一来,他倒成了班级的“老大”,老师不敢管,同学不敢惹。没想到后来我竟和他建立了感情。

    考试那天,当我拿着试卷来到六(2)班教室时,一声刺耳的哨声伴随我走进了教室,几十双眼睛盯着我,一级戒备地看我的反应。看来这班的孩子对我不太欢迎,我知道这些孩子面临升中学,正处于过渡时期,有些浮躁。我不想和他们对立,于是故意打趣地说:爽!我喜欢。教室里一阵骚动,同学们向吹哨的人瞥去。追随着孩子们的目光,我看到了最后排那个高大帅气的男孩,白白净净的脸,五官英俊,棱角分明,很酷。看到我发现了他,他扬起脸皮笑肉不笑地朝我挤挤眼,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向他微笑着点点头,故意调侃道:酷!谢谢!教室里一阵笑声,他面无表情地趴在了桌子上,不再言语。我这一调侃,教室里的气氛轻松了。

    试卷发下去,孩子们很快进入了考试状态,教室里静悄悄的。我巡视到后排,发现那男孩根本没做,正趴在桌子上佯睡。怎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我想提醒他,可考场上不能说话,怎么办?我帮他把试卷放正,指指填姓名的地方,示意他写上。他斜着眼傲慢地把头一扬,我耐着性子微笑着再一次示意他写上姓名,他极不情愿地龙飞凤舞写下了“刘萧”两个字,然后挑战似的瞥了我一眼,把笔一放,又趴下了。我一惊:是他,那个全校“臭名昭著”的顽劣学生,竟然就是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我真不敢相信,但他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看着他,我心里隐隐作痛:这孩子,他这是在作践自己呀!不知是出于一种惋惜、同情,还是教书育人的责任感,使我对这孩子有了一种很想转变他的冲动。我不动声色地再次帮他放正试卷,他极不耐烦地再次斜眼瞥着我,我微笑着示意他做试卷,他斜眼看了我几秒,在我微笑的目光中,他慢慢地把身子坐正,眼皮耷拉下来。“有门!”我心里一乐,把笔放到他手里,他依然不动,我有点恼了,这孩子还真难缠!我快速地拿过他的笔,在他的手心里写了一句话:为自己!写!他疑惑地看着我,我强压着火气依然微笑着盯着他的眼睛对他点点头。也许是我的坚持拧过了他,也许是我的不动声色和微笑打动了他,他终于低下头写了起来。我心里乐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

    下课铃响了,刘萧把他们那排的试卷收上来后,潇洒地朝我的手背一拍,嘴一努,一个给的姿势。我笑了:“好潇洒,帅呆了!”孩子们一听乐了,轻松地大声应和着“酷毕了!”大家笑成一片,听着我们善意的笑,刘萧的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转身跑回了座位。

    回到办公室,我和六(2)班的班主任张老师聊起来,听我津津乐道地谈论着考试时发生的事,老师有点不自然地说:“你欣赏他?要不调到你们班?”我一时语塞,几个同事调侃道:“老孙,错爱!”哦?错爱!是呀,他不是我班的学生,我的权限越位!更何况他还是个敢骂老师的“老大”!我为自己曾有的想法感到对不住老师,但又不甘心,一棵苗子弯了,看见了不扶正,太可惜了。我很想找个机会和刘萧好好聊聊,无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很快,孩子们毕业了。那天,送走了班里的孩子们,我正看着教室里的桌椅发呆,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了门口,他“啪”的一个立正,敬礼,瓮声瓮气地喊了一声:“老师好!”我一怔,乐了,是帅哥。“帅哥,你好!”我热情地打招呼,他有点羞涩地笑了,一抹灿烂的阳光从他脸上闪过,我正想和他说点什么,他转身快速地走开了。看着男孩高大的背影,我的心里酸酸的,我忽然很恨自己,恨自己顾忌太多,因为他不是我班的学生,因为老师们的调侃,因为我的碍于情面。我深切地感受到这孩子需要阳光!对着他的背影我大声喊:“帅哥,一路走好!”他回过头爽爽地笑了,又一个立正,敬礼:“谢谢,老师!”

    “老师”,这熟悉的称谓,我忽然感觉到它的分量是那么的重!为人师者播撒阳光,我的阳光照到他了吗?这个问号一直挂在我的心上,让我心疼。

(联系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第二实验小学 276000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