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悦读书吧
我与《班主任》的六次亲密接触
  时间:2017-04-11   作者:沈磊  

           2009年10月,工作第一个月的我在学校图书馆的期刊架上看到了《班主任》杂志,翻开简洁却不简单的杂志,我分享着每一位班主任老师的教育故事:故事不大,却寓意深刻;做法不难,却对学生的终身成长留下了积极的印记。透过文字,我能体会到作者们的职业幸福,与学生、与家长的浓浓情谊。虽然当时的我还不是一名班主任,但杂志里的很多做法却能为我在课堂上所用,所以我养成了每月必读的习惯。

2010年8月,我中途接班成为一名初二班主任。面对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学生,入职第二年的我心里没什么底。班主任的工作千头万绪,我去图书馆的时间自然也就减少了,为了保证通过阅读学习经验,我去邮局订阅了全年的《班主任》杂志。
坚持阅读,便是我与《班主任》的第一次接触。
阅读+实践,让我也手痒了。我试着写下自己与学生的故事,往《班主任》投稿。写着写着,竟然在半年之后收到了样刊,这让我喜出望外。学生们看到自己的故事在杂志上发表,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从此,我决心做一名用教育故事记录学生和自己成长的班主任,文章也陆陆续续在《班》刊上发表。这便成了第二次接触。
2014年,我参加了南京市骨干班主任研训班,在学员手册上我看到了杂志社赵福江总编的名字。他应邀给我们做了名为《封面人物叙事------班主任专业成长的轨迹》的报告。一上午近3个小时的报告,赵主编用自己智慧的表达,把在场所有的班主任都拉进了想说、想写、想分享的教育生活。当时我真想告诉他,“赵主编,我是读者,也是作者!”但还是没好意思开口。面对面的接触,促成了我与杂志的第三次接触。
同年8月,我参加了南京市班主任基本功大赛。比赛中有一个环节是“教育情景问答”,是对具体教育案例的评析,“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和杂志上“我该怎么办”栏目有异曲同工之效。在备赛的过程中,我将家中12---14年的杂志全部翻出,一个话题一个话题的学习,既有理论的积累,又有方法的操作。在比赛中,我发挥出色,夺得南京市初中组一等奖第一名。这第四次接触,辛苦又幸福。
比赛结束了,但备赛时我与“我该怎么办”栏目结下的感情,却无法割舍。我开始尝试向该栏目投稿。2014年11月、12月,我的案例都被全文登载。我不仅收到了样刊,还喜获2015年全年赠刊。2015年3月,我再登一文;6、7、8几期的话题讨论,我也积极参与,发到了指定邮箱。更让我觉得温暖的是,每次发完稿件,都能收到编辑们亲切的回复:“邮件已收到,谢谢沈老师的参与。”简单的一句话,却告诉我:编辑们收到稿件了,编辑们查阅稿件了,他们是一对一地给老师们回复,而不是设计的自动回复功能。这让我有了持续参与的动力,是我美好的第五次接触。
随着班主任工作的开展,网络成为了我记录班级故事的载体。我班有自己的博客和微博。一次在更新微博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班主任》杂志的官方微博------“班主任杂志”,便添加关注,成为听众。我又陆续收听到“班刊赵福江”和“班主任杂志----杨丙涛”两个微博账号。让我又惊又喜的是,赵总编和杨编辑竟也收听了我,我们成为了互粉好友,这再一次拉近了我和《班主任》的距离。
最近几个月,杂志社的官微几乎每天都会更新大量文章,电子阅读、转载、评论也成为了我与《班主任》接触的新模式。赵编和杨编的微博也常常更新,通过文字,我不仅了解了工作中的他们,也逐步认识到了生活中的他们。酷爱古琴的赵总编,热爱生活的杨编辑,都会让我觉得亲近而真实。
六年的相伴,我已从一名职初班主任成长为专业班主任,先后获得南京市班主任基本功大赛一等奖;南京市我最喜爱的班主任;南京市五一劳动奖章;所带班级荣获南京市优秀集体;江苏省优秀少先队中队......
          感谢《班主任》亦师亦友般的指导。前路漫漫,携手并肩。最后,借此文祝《班主任》杂志30年生日快乐!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