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业成长
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
  时间:2017-01-17   作者:毕 亢  

 一个午后——

“毕亢,来看看这道题还有没有其他解法?”“吴姐,还有您想不出来的题啊?”“怎么跟你们老师说话呢?这么没大没小的!”“没事,这是我的小朋友,我们是忘年交!”……毕业多年后,我曾问过“吴姐”为什么允许学生这么称呼自己,她说:“真正的尊重是要放在心里的,嘴上说‘老师好’心里却在骂你那不是尊重。我宁可学生嘴上没大没小,只要心里敬我就行了。”我说:“吴姐,在我心里您永远是我的老师!”

——“吴姐”的名字叫吴苑,我的初中数学老师。

 

一个早自习——

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她跛着脚来到教室,看到一张桌子下面有张纸,她没有做声,而是非常费力地蹲下去把纸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这一幕被所有学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毕业多年后,我曾问她当时为什么不让学生自己把纸捡起来,她说:“你们都在自习,我不想打扰你们,况且我也是这个班的一员。如果我都不能以身作则,又有什么资格使唤学生?”

——她的名字叫杨丽钧,我的高中物理老师。

 

一个课间——

一位花甲老人跟我们坐在一起侃侃而谈:“你们要让学生明白,物理不仅仅是知识,也是一种思想和方法,它有着独特的魅力与文化。它让人们认识了世间万物的神奇,它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伟大……做到这些,你们一定比我强。”起初我对这段话似懂非懂,但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和经验的累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了这段话的内在意义。虽然现在已经跟这位老人失去了联系,但他一个学期的课程带给我的东西,却会影响我整个职业生涯。

——他叫王邦平,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中学物理教学法特聘教师、原首师大附中物理特级教师。

 

一次下班后——

“毕亢,我一直在想,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您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你经历过两个年级组了,应该有所体会,你觉得呢?”“我觉得现在谈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为时太早,等到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留在孩子们心里的东西,那才是好的教育。不过在我看来,您的教育方式可能更适合孩子们的成长。”……

——与我对话的人叫肖萌,我校初二年级组长,我的直接领导。

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我这个刚工作没几年的年轻班主任,还没有找到明确的答案。

但如果——

一个初中教师,能发自心底地把学生当作自己的朋友,能允许学生对自己“没大没小”;

一个高中教师,能够真正把自己当作这个班级的一份子,能始终秉持“身教重于言传”的理念;

一个教学专家,能够将自己职业生涯的全部经验与方法对年轻人倾囊相授,能坚定着“长江后浪必定推前浪”的信念;

一个有着几十年教育经验的年级组长,直到今天仍在对自己的教育方式进行着不懈的追问与反思;

那么,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好教师形象。没有他们,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

(毕亢 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学 100006

责任编辑:杨丙涛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